返回 首页

夫人她每天都想摸鱼摆烂

关灯
护眼

第81章 抗拒,但不恐惧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夫人她每天都想摸鱼摆烂!

顾敖坐端正了:“那一万的红包,是我包的,你们可以去查里面纸币的号码,我回京城当天去银行柜台取的,应该会有记录。”

这么一句,把范警官说懵了。

“至于病人家属给的,就是个红包,里面好像只有一张纸,我没要,在洗手间门口还给他了,可能没有监控拍到。”

就这么简单?

范警官觉得被糊弄了:“之前为什么不说?”

顾敖漫不经心的:“不想回家,就在这里住几天。”

范警官:……

当局子是旅馆?

这时,门外传来小警员的声音:“头儿,嫌疑人家属强烈要求保释。”

顾敖催了一句:“诶,快点去查,查清楚就放了我,我未婚妻在外面等呢。”

哦,未婚妻不来,你就继续给我打太极是吗?

范警官长叹一口气,吩咐手下带着证物去调查。

四十多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与顾敖所说一致。

红包里的一万块,的确是他从本人银行卡里取出来的现金。

范警官冰着表情,把没收的手机和私人物品还给他,又顺口:“你这钱用来干嘛的?”

顾敖看了眼手机,好几天没充电,没电关机了。

“同学家小孩满月,随的份子。”

范警官很无语:“签个字,走了。”

顾敖出来的时候,纪芹和容凡就在外面等。

看到人了,她走过来,抱住他:“还好你没事。”

范警官站在门口,能清楚的看到“未婚妻”的样貌。

啧啧。

嫌疑人长得就很惊艳了,这位“未婚妻”居然也是个绝色。

这么一对走出去,回头率肯定百分百。

顾敖就让她抱着:“你特地跑过来找我?”

“废话,”纪芹松开他,上下打量着,“我不为了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对了,他们有没有怎么你?要是欺负你了,要告诉我,我一定投诉他们。”

他垂着眸,睫毛纤长浓密,眼神温柔的不行:“没有,就是在里面蹲了几天。”

纪芹悄悄的问:“没洗澡啊?”

顾敖没回答,而是问:“嫌弃?”

她张开双臂,又抱了下:“不嫌弃,还是好香,想睡你。”

顾敖:……

都看着呢,收敛点。

在旁的容凡忍不住了。

他开口的语调酸溜溜的:“老四,有话回去再说行不行?还有啊,你二哥很担心你,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

担心?

也没见来局子捞他一把。

顾敖冷淡的“哦”了声。

“你要跟我回南湾市吗?还是……”要待在京城不走了?

他一眼看穿纪芹的想法:“你不想待在这里吗?京城是你的家。”

她不说话,在纠结。

过了会儿,纪芹问:“你弟弟呢?”

“在酒店,我找了家里的佣人照顾他。”

“哦。”

顾敖觉得,她需要时间考虑,显然警察局不是一个能思考的地方。

“我陪你去酒店休息会儿?”

“好。”

容凡不做电灯泡:“我就不去了,一会儿回家。”

顾敖点头。

反正他也不想看见这位损友。

两人要走的时候,迎面被人拦住了。

龙天阳急匆匆的赶过来,他目标是纪芹:“你好!”

顾敖把人护在身后。

龙天阳还算礼貌:“纪芹,我是龙天阳,负责你父亲纪明光的案子,正好在这里遇到你,有些事,我想再问问你。”

范警官闻声出来:“哟,龙子。”

龙天阳瞪他:“你才聋子。”

“嘿,”范警官开玩笑说,“你不姓龙嘛,那不就是龙子。”

龙天阳烦躁:“少碍事。”

然后,他视线投向纪芹:“耽误你一点时间。”

她不动,不说话,想在思考着什么。

顾敖回头:“你不想去就不要去。”

“没关系,”纪芹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她知道他很担心,“我总要面对的。”

她是抗拒,但不恐惧。

在来京城之前,纪芹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她问过容凡,纪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容凡没仔细说,就打了个比方。

如果将这个圈子看成一个圆圈,当年的纪家,要占去一半那么多。

自从纪明光死后,确实有所衰退,可根基还在,加上纪明亮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如今与顾家平分秋色,不算只手遮天,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一定的。

末了,容凡还补了一句:“你是不知道你当年有多强悍,把你二叔打压的毫无还手之力。”

当时纪芹喃喃道:“是啊,我还用烟灰缸砸他。”

那是她梦里看到的画面。

容凡很意外:“你不是不记得吗?”

她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龙天阳询问:“纪小姐?”

她从顾敖身后走出来:“好,我跟你去,不过事先声明,我之前发生过意外,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要问,可能问不出什么。”

龙天阳挺一根筋的:“没关系,试试。”

“好,”她回头对顾敖说,“等我一会儿。”

他不放心,拉住纪芹的手:“要是不舒服或者不愿意,就立马出来。”

“嗯。”

范警官从头懵到尾。

什么情况?

未婚夫刚放出来,未婚妻又进去了?

你俩干脆在警察局办婚礼得了。

……

因为是协助调查,龙天阳端了杯热水进去,也没开录音笔,只拿了本笔记本进去。

“不介意我把你说的话都记录下来吧?”

“不介意。”

龙天阳让小李先出去,审讯室里就剩下他与纪芹两人。

他翻开本子,边问边写:“你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

“到底怎么回事?”

纪芹老实说:“五年前我出了点意外,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南湾市医院了,至于发生什么事,不记得了,我的养母叫关桂珍,大半年前因为车祸去世,这五年是她在照顾我,她跟我说我是被海水冲到沙滩上的,她正好路过,救了我,就这样。”

龙天阳眯起眼:“你相信?”

“不能不信,”纪芹笑笑,“警察先生,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谁对我好,谁说的就是实话,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只要她说,我就信。”

------题外话------

这个天,我要融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