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重塑旧时光

关灯
护眼

第五百三十三章 见面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重塑旧时光!

面包车平平无奇的驶进大兴县长自营镇,没有引起任何关注,然后按照指令拐进镇上一条偏僻巷子。

等了十几分钟,又一辆面包车停靠在巷子口,下来的司机正是狄甲监视的对象。

他走到近前,面对从车上下来的燕子门两人毫无惧色,沙哑着嗓子,道:“我来接人!”

领头那人目光凌厉,紧盯着他,见他神情如常,甚至连呼吸都没有变化起伏,显然是见过世面的惯犯。

挥挥手,又从车内下来两人,押着蒙了眼睛,封了嘴巴,双手扣着银手镯的林白药。

司机应该见过林白药的照片,确认了真身无误,拿出手机打给X身边的心腹。

结果,尴尬了。

占线!

刚刚还很有明珠电影范的交易场面瞬间破功,司机的表情略显僵硬,对着领头那人不自然的咧咧嘴,道:“稍等!”

既定计划是,等他确认林白药身份,给酒店那边回复,X再给鱼敬宗联系,告诉武光辉的藏身处。

鱼敬宗确认后,给他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交人撤离大兴。

在此之前,林白药还控制在鱼敬宗的人手里,X的人带不走。

司机又等了三十秒,重新拨打,还是占线。

领头那人察觉到不对劲,手摸向了怀里,同伴也抓紧了林白药,充满了戒备。

司机口舌发干,心里焦急,勉强支撑着场面不垮,脑海里浮现四个字:

出意外了?

确实出意外了。

就在刚刚,X的心腹接到孙田的电话,说武光辉突然临时决定换地方,理由是一个地方不能停留两天。

心腹怒不可遏,眼看大功告成,出现这样的意外,很可能让所有算计功亏一篑。

“孙田,你干什么吃的!马上跟过去,找到武光辉新的落脚点。”

“我他妈不干了!”

孙田爆发出歇斯底里的狂躁,十分让人怀疑他的精神状态,道:“武光辉只是告诉我一声,又没让我过去……我现在过去见他,说不定要暴露……暴露了是死,不听你们的也是死,我跳楼成了吧?我死成了吧?”

“你!”

心腹还想说什么,被孙田啪叽挂了电话。

他愕然看着手机,不敢置信孙田有这样的胆子。

X倒是镇定,道:“武光辉狡猾多疑,事关性命,有此一举,不足为怪。时间紧,别人不行,你得亲自跑一趟,去见孙田,拿一百万,务必安抚住他,让他尽快搞清楚武光辉的落脚点。我稳住鱼敬宗,绝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心腹和孙田紧急在地下车库约见,直接扔给他装着一百万现金的黑布包,孙田精神状态瞬间稳定,当着他的面给武光辉打电话。

理由是接到关于鱼敬宗的新消息,需要当面汇报,武光辉爽快答应,告诉了他新地点。

心腹和孙田分开后,没有回酒店,而是小心翼翼的躲开所有可能的跟踪方位,来到另一家酒店。

可惜没用!

负责跟踪他的是林白药通过隗东阳从公案部12局借调来的最牛的侦查员,跟狄甲这种部队练出来的精英对比,12局更适合城市里的追踪和反跟踪,可以说更胜一筹。

至此,X在京里的两大心腹和重要暗线,都在林白药的指掌之中,只因还没发现X的踪迹,所以没到收网的时候。

大兴县,长自营镇。

司机终于和京里联系上,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燕子门那边也接到了放人的指令。

林白药被押到路口的面包车里,司机关上车门后,七拐八拐,迅速消失在远处。

镇子靠近边缘的地方大片树林,树林附近有一家独门独院,X买下来作为根据地,并安排了五个要钱不要命的好手候在那里。

等司机把林白药送到,拉上五人作为战力保护,立刻掉头转移南下,直奔江南省的出海口。

那里备好了偷度船,等到公海,好生折磨一番,消了腹中怨气,再把林白药砍了手脚,毁了容貌,卖给东楠亚的某些集团。

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血液、眼角膜、心脏、肝脏、肾脏、头皮、牙齿、韧带、骨骼,甚至人的皮,全都明码标价。

杀了林白药太便宜他,唯有生前无尽的恐惧,然后尸骨无存,才是了结因果的方式。

面包车停在院子门口。

司机拿出钥匙,扭头笑道:“林总再委屈一会,等会给您用了药,美美睡一觉,等醒来就到海上,以后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再跟您没关系了!”

下车打开粗大铁链锁着的铁门,走进去冲屋子里喊道:“铁狼,接货了!”

门内没有反应,司机心知不妙,刚准备跑,段子都从旁边的墙后蹿出,抓臂扳颈,折肘卸肩,全是稳准狠的关节技,司机一秒都没有坚持住,摔倒在地。

段子都生怕意外,又闪电般卸掉了司机的下巴,防止口腔内藏有毒物。正屋又出来两人,手拿黑洞洞的真家伙抵住司机的脑袋。

段子都腾出手,从头发检查到鞋子,牙根和私密地方全没放过,除了一把五六,两个弹甲,还有一个诺基亚手机,其他没有别的东西。

“辛苦了!”

段子都闻声回头,紧随其后跟踪而来的狄甲已经帮林白药解绑,前后而入。

“安全!”段子都低声道:“屋里还有五个,有家伙,但全无戒备的情况下被特种小队突入,没费什么事就给制服了。对了,X不在这……”

之所以让孙田搞那么一出,既是为了引出心腹,也是为了帮特战小队潜入制服,拖延时间。

林白药有心理准备,X不在,不算失望,他蹲在司机面前,道:“就冲你刚才在车上对我还算恭敬,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配合,我不保你无罪,但保你不死,并且给你指定的任意账户打五百万,现在就可以转账……“

五百万?

这是能把全国99%的人砸晕的巨款。

司机目光闪烁,天人交战。

“不要有任何幻想,你老大这次必死无疑!京里跟踪你同伙杨大伟的,是公案部12局,拿家伙抵着你脑袋的,是某部的特战小队,鱼敬宗和我是盟友,孙田是我的眼线,不管黑还是白,全在盯着你们……”

林白药像是很平淡的叙说一个事实,可无形中加大了摄人的威压,道:“你坐十年八年的牢,有五百万,足可保亲人衣食无忧,安心等你出狱。怎么样,给你十秒钟考虑,不答应的话,等京里收网,抓到你老板,不仅一毛钱拿不到,你还得跟他一起死!”

司机心理崩溃了。

X的心腹,他的上线,有一个身份就是叫杨大伟。

林白药没有使诈,能提前找到这个院子,且轻而易举的制服铁狼五人,说明己方的一举一动,真的全在人家的算计里。

所谓树倒猢狲散,越狠的人,其实越怕死!

真正不怕死的,是那些平时看上去的老实人,逼得他们非死的时候,骨头可比混江湖的人硬多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五百万!

司机拼命的眨眼睛,林白药示意段子都给他接上下巴,笑道:“说吧,银行账号!”

银行账号先让鱼敬宗彻查,是天府省的一个普通女人,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跟司机供述的没有出入。

等五百万转账完毕,林白药还让司机打给银行验证,确信钱到账后,爽快的招供。

他叫董诚。

此次行动,负责运送林白药和铁狼五人到出海口,偷度船上的事归杨大伟管。

听杨大伟说,X应该会先行离京,到公海的渡轮上等候偷度船抵达,尽情凌辱林白药后,再把他卖到东楠亚。

董诚不知道X住在市里的哪个酒店,就算知道,这会也晚了。

只要确认他在大兴县成功接手林白药后,X就会离京。

这让林白药必须重新调整计划。

原计划是,最好X在大兴,那一了百了。

若X不在,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威逼利诱收服董诚这个司机。让他主动配合,将铁狼五人偷天换日,换成特种小队成员,佯装护送林白药前往约定的地点,将X一网成擒。

可没想到,X的心思歹毒至此,竟然要把林白药送到公海,且到了那时,他才会露面。

那样路途遥远,变数无穷,坚持原计划,已经不是以身犯险,而是自寻死路。

董诚的手机响起。

他看向林白药,林白药点头,道:“接!如果是杨大伟,你知道怎么说!”

董诚开了免提,道:“老大,我刚到院子,跟铁狼他们会合,什么时候走?”

“很好,现在走,到仓州小羊镇换车。之后一路不要停,吃喝都在车上解决。到明州后还是老地方,放着衣服、证件和家伙,好好待着,等我跟你联系……”

“明白!”董诚又多问了句,道:“老板呢?”

杨大伟笑道:“我跟老板分开了,他肯定离京了,至于怎么离京,别说你,我也不知道。”

……

林白药立即打给鱼敬宗,针对最新情况制定了新的计划,虽然成功概率只有五成,但也不能就这样放X飘然远去!

杨大伟收拾妥当,到酒店前台退房,走出大门,刚准备把手机扔到垃圾桶里,却意外的响了起来,一看是孙田的号码,眉头紧皱,最后还是按下接听键,道:“不是说过,咱们先不要联系了吗?”

“出事了……”

杨大伟听出孙田的慌张,心里一咯噔,道:“又怎么了?”

孙田气急败坏的道:“鱼敬宗这个疯子,他竟然一刻都不愿意等,直接带着燕子门的人闯进武总的藏身地,动了家伙,结果被武总不知什么时候安排的武敬给包了饺子……现在饶玉麒亲自出面,逼鱼敬宗说出了林白药的下落,你们赶紧跑,马上就会有全国范围的通缉令,可别他妈的连累我……”

杨大伟也慌了,左右一看,附近有个看报刊亭的老头正在听收音机,快步过去,扔了十块钱给他,道:“我听个新闻……”

老头张张嘴,默默的收了钱,看着他拨弄着按钮换频道。

连换三个,终于听到了想听的,电台里动听的声音说道:“插播一条新闻,地昙公园附近的幸福里街道发生了疑似居民液化气泄露事件,现场传出响声,武敬某部正好途径该地,迅速加入了抢险的队列,没有导致人员伤亡……”

杨大伟不敢耽误,匆匆来到街道僻静处,用手机打给了X,道:“鱼敬宗报复失败,已经供出了林白药的行踪。再把他送往明州,偷度公海,耗时太久,已经不可能。老板,我建议中止行动,让董诚吩咐铁狼等人就地杀掉林白药,然后撤退。”

“不行!”

X坐在飞机场的贵宾厅,还有二十分钟就能登机,可鱼敬宗这个疯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近乎完美的计划不得不做出改变,低沉的嗓音有些扭曲,道:“我必须亲手干掉他!你给董诚打电话,让他不再去仓州,改道往太行山脚下的易州。你也开车去,跟董诚保持联络。我在易州和你们会合。”

……

易州,坐落在太行山北麓。

是出京之后,距离京城路程最短的太行山系的小县城。

县城西山就是太行八陉的第七陉:蒲阴陉,扼守此陉的关隘叫子庄关。

董诚最早抵达易州,沿途一直和杨大伟保持着联系,也是听他的吩咐,没在县城停留,而是补充些物资,趁黑进了山。

曾经号称两岸峰插千霄,绝涧百丈,唐水起晴雷之音的蒲阴陉已是破败不堪,新修的公路绕着岩石成“之”字型翻越太行山,车子到了坡下村后,找一密林藏了车,然后从古道步行上了南天门。

彻夜风寒,无星无月,可登高远眺,太行山的景致,却又是如此的气吞山河,波澜壮阔。

等到凌晨一点多钟,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下方的山路里。

不过他们穿着黑色的大衣,头脸裹在帽子里,看不清楚长相。

董诚嗓子有点发干,腿肚子也在颤抖,还装作被绑的林白药低声道:“稳住,先确认是不是X!周边全是我们的人,怕什么!”

董诚咬了咬牙,手掐着大腿的肉,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两人再走近些,他急忙迎了过去,道:“老大,你们可算来了。”

杨大伟拍了拍他肩膀,笑着没有说话。

另一人越过他们,慢慢走到林白药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微微一笑,道:“林总,我们终于见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