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玄门问道

关灯
护眼

第347章 黑白太极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玄门问道!

“若是,我解不开这祖龙第2关中的奥秘。”“恐怕,等待着我的最终结果,便是真正的陨落1途了。”说话间,谢衡目光扫过身上的青紫伤痕,1手摩挲着自己下颚,眉头更是早已经拧在了1起,下意识地嘀咕呢喃道:“之前的赤心前辈曾经说过,这祖龙第2关,充斥着无尽的危机与凶险。”“难道,这所谓的危机与凶险,便是闯关之人自身法力大道被封,经历1次次的时空轮回吗?”说着,谢衡暗自摇摇头,神色中尽是迷茫与思索。半晌后,阴暗潮湿的陋巷中,再次响起了谢衡的嘀咕声。“不,不可能只是这样,所谓的生死之阵,若只是让闯关者经历无数次的时空轮回,不断损耗闯关之人的生命精元。”!“那,意义何在?”“想来,这绝对不是祖龙当初设立这祖龙3关的初衷?”“只是,这其中的奥秘,又到底是什么呢?”1时间,谢衡不由得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之中。就在谢衡独自呆在这阴暗的陋巷中,暗自皱眉思索时,锦官城的上空,鼠苍那尖啸嚣张的狂笑声,再次炸响。“今日,尔等两脚羊们,俱是本座口中的血食。”话音落下的刹那,1轮血色弯刃,瞬间扫过了城中的街头与巷尾,无情地收割着1条条鲜活的生命,4意攫取这无尽的精血与元炁。不过是眨眼之间,那1抹血红的刀光,再次在谢衡的瞳孔中显化而出。待到刀光过后,生机流逝,神觉泯灭之感,再次袭上了谢衡的心头。无尽的冰冷与惊惧,死亡临身时的绝望与孤寂,骤然降临。“我,这是又要死去了吗?”“难道又要再经历1次时空轮回了吗?”下1瞬,1道慧光,宛如划破了苍穹夜色的1道流星,在谢衡的心底骤然乍亮。“生死之阵,生死之阵?”“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就在这念头浮现心海的刹那,谢衡再次悄无声息地死去,直挺挺地倒在了这陋巷之中。砰~1道带着淡淡岁月之力的9彩流光,伴随着1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骤然在这寂静的小巷中亮起。下1刻,岁月的气息划过了小巷中的阴暗与湿冷,裹着谢衡的身躯,彻底消失不见。时光轮转,空间跌宕放诞。读虚空中的岁月之力划过,1道空间裂痕,再次出现在这小巷的上空。砰~“哎哟~”艰难从青石板上爬起,看着身上的青紫伤痕,已经漫过了腰腹,仔细感应着体内的生命精元,谢衡却是淡淡1笑。“还好,还好。”“幸亏在上1次的时空轮回中,参透了这祖龙第2关中的玄机。”“否则,以我如今只剩下半数的生命精元,想来再有3次,便会被彻底消耗殆尽。”“到时候,恐怕就是真的神仙难救了。”说话间,谢衡挣扎着盘坐在这阴冷潮湿的陋巷之中,看了1眼陋巷的拐角处,好似将城中的无尽尸骸,无边血海,装

入了心中。抬头望着血色圆月下的那道桀骜身影,谢衡的嘴角挂着1丝淡淡的笑意,便闭目打坐起来,静静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死亡。。app<,。app。不过1炷香的工夫,鼠苍那桀骜狂妄的声音,再次在谢衡的耳边响起。声音响起的刹那,谢衡那1双星眸陡然睁开,1缕精光,更是1闪即逝。“来了。”话音落下的刹那,1抹熟悉的血色刀光,再次出现在谢衡的眼眸中。刀光划过,漫无边际的冷,无尽的黑暗与恐惧,不可抑制地拂过了谢衡的心头。这1刻,好似每1块骨头,都被那无尽的孤冷冻住,冷得入骨,极致的寒意,更是不断侵蚀着谢衡的神觉灵识。沉下心来,竭尽全力克服这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谢衡拖着那疲惫至极的神觉灵识,在死亡降临的这1刻,试图全力迎向死亡,仔细体会这世间最为极致的绝望与恐惧。“原来,这便是师尊曾经所说,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吗?”在谢衡意识彻底消散的最后1刹那,仿佛是勘破了其中的玄机,亦或是得到了佛家所说的大超脱,大自在。待到谢衡的身躯再次倒地的那1刻,谢衡的神色中,不再有了对死亡的恐惧,只剩下1丝淡淡的笑意,停留在他的嘴角上。下1刹那,9色霞光带着岁月之力,再次如约而至。待到小巷再次恢复了以往的阴暗时,谢衡的整个身躯,也是消失不见。1切,好似从未改变,又好似改变了什么。砰~时光流转,又是1声清脆的重物落地之声,在这阴暗逼仄的小巷中响起。撩开衣袍,看着青紫伤痕已经彻底漫过了腰腹,朝着胸口心脉位置袭去,谢衡眉梢1挑,神色中,已经是满满的自信之色。目光扫过天际的鼠苍,谢衡目光微微1闪,便撑着身躯的伤势,盘膝而坐,再次静静等待着那1抹血色刀光的降临。滴答~滴答~p>>……只是,这1次的等待,似乎有些漫长。小巷中,不知何处的流水,伴随着滴答的声响,砸在了坚硬的磐石上,溅起无数的水花。1炷香后,预料之中的刀光,并未如约而至,神色平静的谢衡,1双剑眉,也是微微皱起。耳边的滴答之声,似乎是滴落在了谢衡那如平湖1般的心海中,荡漾起了1圈圈的涟漪。“嗯?”1双星眸中,划过1丝疑惑与不解。“怎么回事,鼠苍那厮的刀光,为何还未出现?”说着,谢衡那疑惑不解的目光,不由得朝着血月下的那1道身影望去。就在谢衡动作的瞬间,1抹刀光照亮了陋巷的幽暗,也照亮了谢衡那有些诧异的面庞。伴随着血色刀光的亮起,急速消失的神觉与灵识中,响起了几道疑问。“什么是生?”“什么是死?”“生命的终点,注定就是死亡吗?”“那我辈练炁士,感悟天道,修行大道,所谓何来?”1时间,无

数的疑问,歇斯底里的呐喊声,在谢衡那快要彻底消逝的灵觉心神中,如同起伏的波涛1般,连绵不绝。“天下无生不死者。”“我本经说,生者皆当死,死者复生,转相忧哭,无休息时。”“须弥山尚崩坏,天上诸天亦死,作王者亦死,贫富贵贱下至畜生,无生不死者。”“莫怪佛却后3月当般泥洹,佛去亦当持经戒。”说,“在者亦当持经戒,趣至度世,不复生死。”……就在谢衡的灵觉心神即将彻底湮灭之际,峨眉山佛子空蝉和尚曾经诵念的1段经文,蓦然在谢衡的心田中,如轻盈的流水1般,平静滑过。下1刻,如涓涓细流的无上的经文,随着那慧光的照耀,在谢衡的心田中,如同洪钟大吕1般,轰然回响。无上慧光,更是照破了死亡降临的黑暗,充斥了整座心田。“何为生?”“何为死?”“生的终止不过1场死亡,死的意义不过在于重生或永眠,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超越了空间。”谢衡明悟生死意义的刹那,心海的最深处,1道由黑白2色的构造的太极图,徐徐转动,生与死,阴与阳,尽数显化。这1刻,无上玄妙灵机,尽皆归于那玄妙莫测的太极图中。与此同时,陋巷之中,天地寰宇中的1切,仿若被人施展了无上神力,停下了时光,定住了空间。只有无尽的慧光,照耀着那1幅神秘莫测却又包罗万象的太极图,在谢衡的心海中不断闪烁。残存的灵觉心神,被这突兀浮现而出的黑白太极图彻底包裹。9色霞光,更是自其躯体中溢出,1道道玄妙道韵,不断涌入了心海中的黑白太极图中,不断修补着谢衡那残缺不堪的心神与灵觉。“这便是所谓的否极泰来吗?”下1瞬,1声感慨再次响起。“空蝉和尚,倒真是谢某的福星了。”“哎,这次,这人情算是欠大发了。”声音落下的刹那,谢衡暂时挥去心底诸般念头,仔细参悟着心底深处出现的这幅太极图。感知到自己那疲惫不堪的心神,好似沐浴在无尽道韵大海中,无上的道韵灵机,不断洗练冲刷着自己的心神灵觉。~这1刻,浩瀚的天地大道,无穷的天道法则,更是无比清晰地显化在自己的眼前,好似伸手便可触碰到。霎时间,谢衡的神色中,尽是满足之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谢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那早已经开始朝着神识转化的灵觉,随着那神秘的黑白太极图的不断旋转,在浓郁的道韵辅助下,不过刹那时间,便彻底修炼成了无数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神识。要知道,练炁士想要将自身的灵觉,彻底修炼成神识,其自身的修为境界1定要进入炼气化神阶段,达到忘道之境,才会有足够的底蕴与大道感悟,修行成功。而今,谢衡不过是触道境中期境界,能够提前跨过两个大境界,成功将神识修

炼而出,可谓是前无古人的壮举,堪称修仙界的1段传奇了。滴答~平静的心海中,1滴水滴落入,骤然荡起了道道涟漪。那1幅神魔莫测的太极图,更是随着心海涟漪的出现,瞬间消失。只有1丝丝的道韵残留在心海的深处,缓缓消散。“这是……”“小巷中的水滴声?”阴寒的小巷中,谢衡徐徐睁开了星眸,看了1眼角落中的水落石台,低声呢喃道。谢衡感应着自身法力彻底恢复,谢衡眉宇间的喜色,再也掩饰不住。下1瞬,1道神识以谢衡为中心,朝着4周横扫而去。待到收回自身神识,谢衡眉宇间的笑意,早已经消失不见,望着血月下的那道身影,眼中只剩下无尽的杀机。“鼠苍!”1声大喝,响彻了整个锦官城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