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梁镇妖司

关灯
护眼

第三百六十一章 高论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大梁镇妖司!

可明目张胆前往的燕国……苏文也觉得自己的脑壳可能太铁了一些。

燕皇对大梁的阴谋行动被挫败之后,已经开启了一系列的调查。

根据大梁密探截取的部分消息,燕皇大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甚至苏文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觉得,都已心知肚明。

所以苏文这时前往燕国,跟千里送人头也没太大区别。

“大梁城不能呆,书院……也是不能回去了。”寻思一阵,苏文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许管事……”

苏文当即罗列了一张清单,让其购买物资,他要躲一躲风头去了。

“找个僻静的地方,躲他几年……”

苏文心里暗想。但很快他就摇头,确定这是个馊主意。

龙傲天对他的气息很熟悉,肯定能够感知到他的存在,一旦在某个地方定居下来,龙傲天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这枚印章……也不能留在身边了。”

苏文拿出龙傲天送他的印章,觉得此物是件烫手山芋。只是该如何处理此物,他一时也无头绪。

最终他还是找上了南宫。

“怎么,你回心转意,准备留在都城啦?”

见苏文找上门来,南宫大觉惊奇。只是看苏文一脸忧虑的模样,便知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变成现实。

“还有这种事?”

只是听说了龙傲天之事,南宫也满心震惊:“归墟不是被龙虾人封印了吗,咱们人族出不来,倒是让龙虾人给先出来了?”

不等苏文进一步解释,南宫便逻辑自洽地说道:“也对,归墟是他们封印的,想找到出口,自然也容易多了。”

“至于这个玩意……”

看着苏文手里的印章,南宫眼神里透着兴奋:“若他能循着印章找到你……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印章设个陷阱,等他自投罗网?”

“大档头果然有魄力!”

苏文对南宫的想法大是赞同,只是他想了想便说道:“龙傲天的实力远在程子之上,哪怕在人间力量受到压制,起码也有序列六的水准,内厂可有同序列的超凡者,或者对应的力量?”

“……呃,等等,你说的龙傲天,可是龙虾人的大祭司?”

苏文默默点头。

南宫沉吟片刻,手里把玩的印章默默塞回了苏文手里:“我觉得吧,此物还是留在你手里最为恰当,你说得对,你的确该去避避风头,给你个名头,出使燕国,或者荆楚去交流诗词歌赋,你觉得如何?”

序列六的黑暗途径!龙傲天!

他刚从内厂的资料得知,这位大能前不久将一位达贡族的序列六强者打断了手臂,后者仓皇逃命,程子、老牌亚圣桃高更,还有议事堂数位大佬同时出手,才将龙傲天给拦下来。

这一战爆发在宁静海,掀起千丈高的惊涛骇浪,不知摧毁了沿岸多少地方,而龙傲天安然离开,程子受了轻伤,还有不少超凡者损失了许多超凡物品,至于有没有议事堂高手受到损伤,情况不明。

但从这一份战报就可以看出,龙傲天实力远在人族超凡者之上,内厂想设下陷阱抓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刚到人间的时候,他不可能处于巅峰……”苏文纠正南宫的想法:“想杀死他,只能趁现在,越早越好!”

“嘿……”

南宫冷笑一声,回身到博物架上骂骂咧咧地一阵翻找,最终找到了一个小巧的盒子,递给了苏文:“把东西装到里面去,能够隔绝印章的气息,如果这都隔绝不住,其他什么东西都一样。”

顿了顿,南宫接着说道:“还有……你带着这印章,真的被龙傲天找到,说不定他还能念一念之前的情分,不会对你下死手,让我们有救你的机会,不然……”

南宫连连冷笑。

苏文一阵无语。母巢变故之后,龙傲天对他怕只有恨之入骨,不念旧情还好,一番翻起来,恐怕都是一笔笔旧账,得找他仔细算清楚。

“北燕,荆楚也别去了,去北境走走吧,若那厮真找来,你就遁入草原,三刀那崽子就在那边搞事情,应该能带你躲得了。”

南宫给苏文安排着后路。

苏文拿着印章发呆,没听清楚南宫后面都絮絮叨叨了什么。

……

陇西道一处山谷中,夜幕沉沉,晚风习习。

篝火噼啪作响,上面架着一个小烤架,几块肉排滋滋冒着油脂,旁边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瓶瓶罐罐,都是调料,还有一壶小酒,十分考究。

青栗拿起毛刷,在肉排上刷上一层香料,深吸一口香气,拿起一块肉排啃了一口,一脸享受:“师弟给的香料,还真不错。”

又抿了一口小酒,青栗美滋滋地拿起一本书卷,边看边吃。

“嗯?”

忽然,青栗放下手中书卷,望向前方。

一个面皮黝黑,个子精瘦的汉子,朝篝火旁慢慢走了过来。

“能借个地方,歇一会吗?”

汉子看到青栗,便拱了拱手。

“先生请坐。”

青栗微微点头,示意汉子可以坐在桌子旁边。

“这里有酒有肉,先生可以自己取用。”青栗十分豪爽地跟对方分享自己的食物。

“多谢。”

汉子表情木讷,似乎不善于表达谢意,只是眼神中的凌厉之色,消弭许多。

青栗此时对此人也打量完毕,暗暗称奇。汉子气息内敛,十分强悍。纳闷的是,陇西道有名的超凡者,他大抵都听说过姓名,可眼前此人,十分面生。

“先生是儒生?”

汉子坐在一旁,将身上一件破烂的披风摘下放到一边,没有动手去取食物,而是看着青栗手中的《孟子》。

“是的。”

青栗点头称是:“的确是个儒生,不过学艺不精,对经意有许多难以明白之处。”

“学海无涯,老……我也是一名儒生,多年前曾蒙圣……圣贤之书点化,最终小有所成,只是一直久居闭塞之地,不知自己的学问水平,跟世间学问大家相差多远。”

一边说着,汉子从怀里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

青栗只是看了一眼封皮,心神微微荡漾了一下。

《抡语》。

字迹也很熟悉。正是苏文的字迹。

“先生是陇西道人士,敢问先生高姓大名?”青栗给汉子斟了一杯酒,又将肉排推到汉子旁边,示意对方吃肉喝酒,慢慢聊。

“非也,我乃……乃云游四方之人,无根之木,姓龙,名傲天,又号凌云。”汉子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号。

来人自是龙虾人的大祭司龙傲天。离开归墟之后,他便出现在陇西道的荒山野岭中,兜兜转转,最后竟然循着火光,找到了青栗。

一见青栗,他便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只是他心中也不曾有疑虑,只觉得因为对方是儒生的缘故。

龙傲天对儒生素来有天然好感,如果对方的儒道,跟他的“儒道”一致的话,甚至还会被引为知己。

“原来是凌云兄。”

青栗连连拱手:“在下钱青栗,字笃木,凌云兄叫我青栗也行,笃木亦可。”

青栗表情依旧,只是心里却是翻了天。

从感知到龙傲天的气息,再到龙傲天拿出《抡语》,最后自爆了姓名之后,青栗便知道,坐在他对面的家伙,是龙虾族身份最尊贵的存在之一。

但他并不点破,而是佯装不知对方身份,试图从言语中打探对方的目的。

“青栗贤弟……”龙傲天也拱手作揖,拿起酒杯,轻抿一口,忽然说道:“吾读《抡语》有一惑,贤弟能够帮忙解答一二否?”

“哦,凌云兄有什么疑问,说出来咱们探讨探讨。”

青栗心里戒备,在心里默默估算龙傲天的战力几何。他很清楚,龙傲天从异界到了人间,力量必然受到压制,若双方打起来,他胜算几何,打不过的话,又该往何处去。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该作何解?”龙傲天翻到一页,指着一条文句,皱眉思索。

“……”

青栗自然知道如何解答,只是,他很清楚……龙傲天要的答案,可不是他所理解的答案。

“要是师弟在就好了……他最能瞎解圣人之言。”

沉吟几秒,青栗说道:“凌云兄,不妨说说你的疑惑所在,愚弟才能有的放矢,与你探讨经义。”

青栗可不会那么傻,直接告诉龙傲天自己的答案。

毕竟他没弄清楚,龙傲天要的答案,究竟是真正的经义,还是那种谬论。

“诶……我窃以为,这话的意思是,对付不长眼的人,不把他打到不留痕迹,不主动去他家寻他家人的麻烦,就可以说是大善人了。”龙傲天沉吟几秒,说出了自己心目中的答案。

“……唔……”

青栗摸了摸下巴,心里感慨,真不愧是龙傲天,好好的圣人之言,还真能曲解成这个样子。

只是……

青栗皱起了眉头,说道:“凌云兄,我的见解跟你有一点不一样,但可能是所处环境不大一样的缘故。”

“哦?”

龙傲天态度谦卑,十分高兴说道:“原来贤弟有高论,还请指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