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食气者,神明而寿

关灯
护眼

第一把八十六章 登临上界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食气者,神明而寿!

镇守府大厅,北方老牛一本正经,商谈采购山河地理丸之事。丁牛按下满心疑窦,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狠宰老牛。雪山童子眉飞色舞,喜的抓耳挠腮,对面这个棒槌满口子答应,不知被丁牛赚了多少油水,可见是个冤大头。八王孙言笑晏晏,此次招商引资成功,北方豪客在金溪镇落户,接下来商途通畅,往后还怕没有生意么?有第一个,便有第二个,先有一个开门红,往后定然是财源滚滚而来。一番商谈,宾主甚欢。北方老牛乘机提出,要去古战场之上拜会丁牛一番。丁牛热烈欢迎,知道老牛是要找他,正巧他也有很多话要说,很多问题要问。两人回到古战场,闲话少叙。丁牛问道:“自黄粱图内一别,已有数月不见,不知老牛你去往了何处。’老牛道:“在天穹一处。”丁牛惊讶:“你上天了?“不全算是,当日黄粱图内灭世降临,我卷走满界生灵,既有于心不忍之意,亦有修道之功,助一界生灵遁去,遁去之杰登时更上层楼。闻言,丁牛便明白老牛的格局。当初黄龙仙削山而走,带走的是一峰及黄粱仙门其中一脉,已有大成就。而老牛带走一界生灵,手段比黄龙仙当年又不知高出多少,若是有所成就,不知道是如何惊天动地。不过奇怪的是,离老牛出走黄粱图道至今,这一方世界并未听到有大量“邪魔入侵”、“神兵天降”的传闻,最初时,丁牛以为老牛出走之处离赵国较远,或者不在此界之内,故此消息不通。今日既然得见老牛,便知并非如此,丁牛猜测,必是有什么缘故在。果不其然,老牛说道:“当日我法身显出在此处世界,立遭本界天道束缚、镇压,我等下界生灵真身登临上界,必有此一关,不是偷渡隐匿,便是适应此地天道,慢慢融入。’“我腹中藏一界真灵,动静大而瞒之不住,自不必多说。”原来如此。”“此时我被禁在苍穹一处,遭日月熬炼、光阴磨砺,连同一界生灵亦不得轻入这一方世界,若是随意吐出,必遭本界天道碾磨,若是承受的住,便成本界生灵,若承受不住,便是本界的养分.....他们是下界生灵,大多本质比起此界生灵却是薄弱许多,需承受不住。”“故此我欲寻找一法,助他们在此界立足,以全遁去之功。”丁牛听着老牛说起隐秘,不断点头。老牛的身份以及来历,便是连雪山童子这般亲近也是不能说的。如今他究竟在何处更是秘密,即便对着丁牛,也是用一处来代替,丁牛也没有追问,只因这事不可说,恐被六耳听去。老牛刚登临本界,遭本界天道镇压,乃是最虚弱的时刻,若是被人找上乘机暗害,很可能万劫不复。温绍因此问起别的:“你如今来找我,我正好有些力量...不知是我那山河地理丸有效,还是

有什么事需要我来帮手?’老牛打量四周,说道:“我在这界生活一世,故此有些经验,能分神裂识,以一丝神识脱离镇压而现世,其他生灵却是不行,我听闻你的山河地理丸,能沟通山川地理,护住真灵,故此前来讨要一些。”黄粱心中一动:“温绍图内世界有一些生灵亦是踏入练气一途,真灵自比又常人强悍,若是有山河地理丸加持、护身,的确能借山川水泽之气掩饰,有可能瞒过本界天道....不过此举十分安全,一旦被发现便是九死一生,这也愿意么?”“只是无奈之举。”黄粱闻言,便知道丁牛图内出来的生灵,如今虽有老牛的庇佑,但近况定然是水深火热。想来也是,老牛虽然神通广大,但既是被天道镇压,脱身不得,便显出他的情况不好,同时还要庇佑丁牛图内所有真灵,八成是捉襟见肘了。向来是老牛帮助黄粱的多,这次反找上门来,已是说明了问题。。黄粱自然投桃报李。若是换他来“拯救”丁牛图内真灵,必是雁过拔毛,非得跟所求之人签個十年八年的卖身契,来帮他打工还债。而现在老牛开口,又事关他的遁去之道,温绍分文不取,尽力而为。听老牛首批要一千丸山河地理丸,要的较急,温绍满口答应。“七日之后,来取便是。”“好,”老牛又常跟他打招呼,透露自己的计划:“我欲借遁去之道,随时遁出本方世界,不受约束,求得逍遥..不过在此界需先有立身之本。’“遁去之道,在于一线生机,丁牛图内生灵,我愿助他们取得一线生机,在此界立足,亦是修炼我的本事。故此效仿鬼道轮回之事,欲以我法身构建一处轮回之所,帮他们淬炼真灵,投胎转世。’温绍听了,不由说道:“似与老国的鬼都,巴子别都的净池有异曲同工之妙?’老牛胸有成竹“正是,而我那遁去之烈,配合本界一些特产,比之净池功效只高不低。’黄粱大笑:“如此最好,我正要与老国鬼道争雄,斗跨巴子别都,苦于没有手段,今日你到来说起这事,我便似突然看到一条康庄大道。老牛笑了笑:“构筑轮回哪有这般复杂,我等起步已晚,不争一时之功。”黄梁粱哪能不争!老牛生性淡然,他不行,巴子别都害寒老郡之事,黄粱一直耿耿于怀,眼下只是忍耐,积蓄实力,等实力到了,定然是翻手就把巴子别都掀了,既是报仇,也是攻城略地。如今老牛上门,也要弄轮回之道,这样打擂台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一旦成功,丁牛图亿万生灵都降临在此处世界,他的助力不知会有多大!这样的事,他怎能不去全力争取?黄粱便问起老牛构筑轮回之道所需之物,所需做之事。老牛已有计划:“我也欲得本界九泉,乃是酆泉、衙泉、黄泉、寒泉、阴泉、幽泉、下泉、苦泉

和溟泉。“酆泉洗恶,衙泉洗贪,夏泉洗奸....各有妙用,淬出真性,再佐以遁去无寻到生机,便能在此界转生。”“这九泉自九种地脉中衍生。欲得九泉,先得九脉。”“嗯?黄泉地脉,此地刚走一条,而酆泉有关的地脉,我也是刚听师兄师姐提到过...似有邪马台的练气士在追寻地脉、擒拿,正巧也是这九样地脉。”温绍疑惑大增:“怎么有这般凑巧?’“并非凑巧,温绍娴都欲创洞天,有着建立轮回的打算,核心便是净池,净池构建之秘便是九脉九泉,这个隐秘便是自巴子别都传出的,虽其中还有其他关隘,但是亦令许多势力蠢蠢欲动。”黄粱没想到,金溪镇的古战场这一处阴煞之源、黄泉之脉的前身金煞背后,居然牵连出如此多的隐秘,引出如此多的事故。而这源头,居然便是来自温绍娴都。弯弯绕绕一圈,全转回到温绍娴都。看来关键之处,便在巴子别都之内。老牛再说几句,便告辞而走。此次他得到山河地理丸,先选出千名温绍图内生灵附身,作为敢死队冒死降临此界,与他分神一同行事,在此界谋划。若是有所成功,便来金溪镇与黄粱汇合,凝成一股力量。以这些生灵与丁牛图的渊源,天然便站在黄粱一边,且这些生灵自“下界”上升到上界,起步之时也需一些护持。况且其中,还有一批温绍安置在老牛道观的亲善,与其他生灵更为亲近一些。黄粱记起,这里还有一个投奔他的古国公主、原毛山派护山神僵古天月,若非老牛到来,他都快忘记了这个女子。一些前尘往事涌上心头,令黄粱唏嘘一番。没时间多做感慨,黄粱立刻又常着手打听九脉之事,以及抢夺九脉的邪马台人仙,意图趁这个机会,从中发现一些关于巴子别都背后的隐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