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撒娇弃妃最好命

关灯
护眼

第390章 吴骞是女儿身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撒娇弃妃最好命!

待人群都进来了,守卫长赶紧命人又把东城门关上了。

大家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吴骞还没从城楼上走下来,那些人本想当面谢公子一声,但被守卫们劝离开了。

“吴公子心怀苍生,不惜牺牲二小姐一人保住满城百姓的性命。”

这样的消息不胫而走,没过一会便传得人尽皆知。

同时,楼国信使提出的那条奇葩要求也迅速传遍了丝城的每一个角落。

家里没有闰年闰月出生女子的百姓们沾沾自喜,而那些家里有符合要求的百姓却彻底慌乱起来。

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继续将女子进献给那帮楼国人?

萧沐卓的人马在离东城门约三百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两名暗卫悄悄前去打探楼国军队的情况,另有两人直接潜进了守卫们的队伍中。

皇帝在原处等着的时候,刚进城的那拨人正巧擦身而过。

他们嘴里无一不在说着片刻前的惊险场景。

吴青莲,楼国信使,闰年闰月出生。

几个关键字眼钻入皇帝耳朵里,让萧沐卓的心头下沉得厉害。

无论怎么说,楼国人这在家门口挑衅的行为实在无法让萧沐卓咽下这口气。

要是范远等人在这,恐怕连根汗毛都不会交给对方。

吴骞之举,无疑是在助长敌军的气焰。

他低声对身后的人吩咐了一番,然后掉转马头直奔吴府而去。

他得去向真正的巡抚大人询问一些事情。

吴秉被带回了吴府,关在了他以前居住的院子里。

许是吴骞特意交代过,这院子的守卫比吴府其他院子森严了数倍。

但这十几人的护卫并不能阻止萧沐卓的步伐。

他突然出现的时候,吴秉正坐立不安地在屋内四处摸索。

“吴巡抚。”

“你,你是恩公?你怎么又回来了?刚刚的号角,恩公可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成了瞎子的吴巡抚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丝城被上万楼国铁骑包围了。”

“什么!楼国铁骑!”

吴秉的灰白色眼珠瞪得奇大无比,他惊得险些站不稳身子,“楼国人怎么会突然包围丝城呢?丝城一向太平盛世,又从不掺合朝堂之争,这可如何是好?”

“丝城布防,还有守卫情况,你详细道来。”

眼下情况紧急,皇帝也没了再继续演戏的闲工夫,他的话不自觉带上了上位者的威严气势,这熟悉的语调令吴秉一个愣怔,随即不确定地道,“恩公是……?”

“吴秉,时间不多,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巡抚大人的身子彻底僵住了。

一个时辰后,吴骞回府。

他命手下速去府衙拿来整城百姓的具体户籍信息,他得看一看城里究竟有多少闰年闰月出生的女子。

和楼国军队正面对上是不可能的事,现下也只求丝城的困境能撑到援兵前来的那一刻。

毕竟楼军上万铁骑兵临城下,坐在龙椅上的那位也该收到情报了才是。

“公子,东西都在这了。”

“嗯,下去吧。”

手下挠头,支支吾吾片刻,又躬身开口,“老爷,老爷想见公子。”

吴骞翻阅册子的动作一顿,抬眸冷笑:“我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倒主动凑上来了,呵呵。”

“回公子,看守的府卫说,老爷是有要事相商。”

吴骞抿唇,过分白净的脸庞上闪过几丝蚀骨的阴冷。

他没再开口,沉默地翻阅着手里的资料,将所有符合条件的女子信息,一条一条圈了出来。

夜色深了。

吴骞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颈,问:“什么时辰了?”

“回公子,亥时一刻了,公子还未用膳,可有什么想吃的?”

“不必。”

吴骞站起身,出了屋子,沉着脸一步一步走向吴秉的所在之处。

这边,吴秉等了许久都不见儿子前来,不免有些丧气。

正待他失望至极想要上榻休息时,没想到屋门被一脚踹开,巨大的声响吓了他一大跳。

“骞儿,是骞儿来了吗?”

吴骞默默看着在床榻边摸索的老者,鬓白消瘦,脸上还带着陈年旧伤,哪里有曾经半点巡抚大人威风堂堂的样子。

他似是欣赏够了,上前几步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吧,找我何事?”

“骞儿!那孩子呢?你快派人将他送走或者藏起来,咱吴府怕是要遭受灭门之灾了啊。”

吴秉身子抖说话也抖,整个人透出无尽的惧意。

“骞儿你怎么不说话?那孩子好歹是你的血脉,也是我的孙辈,列祖列宗都在看着,咱务必要为吴府留条血脉啊。”

吴秉是真没想到,堂堂九五至尊会来到丝城境内。

他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儿子似乎和皇帝起了不小的冲突,还意欲弑君!

桩桩件件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吴秉那个怕啊,偏偏皇帝之前让他立下毒誓,不可暴露陛下的身份半句,否则要诛吴府九族。

“可笑,为什么要给吴府留条血脉?”

吴秉被亲儿子的话问懵了,半天才喃喃道:“骞儿,你莫不是还在怪为父?为父是真不知道那些出家之人敢这么对你?他们打你骂你,不给你饭吃,不给你水喝,为父听在耳里,痛在心里,早知如此我就把你接回家了,真的!”

“啊!啊!啊!”

吴骞蓦地连发三声凄厉的尖叫,吴秉的话似是将他带回了那些不堪的岁月。

柴房内,佛像前,静室内,那些狰狞淫笑的光头和尚们,一个接着一个扑了过来。

他的童年,他的少年,皆在地狱里度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所以,吴秉这个他名义上的生父,还有贪图富贵偏要隐瞒所有人的生母,他们都是推吴骞下地狱的帮凶!

吴骞恨,恨光头和尚,更恨吴府的所有人!

他突然冲到吓了一跳的吴秉身前,抓着生父的一只手就按到了自己的胸前位置。

那块柔软的地方,把老人家惊得差点跳起来。

吴骞抓着他的手,又放到了喉咙的位置,假喉结的触感那么独特。

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在昭示着……

堂堂吴府公子,竟是个实实在在的女儿身!

“我的好父亲,当了这么多年你心心念念的亲儿子,此刻儿子送你的惊喜,你可喜欢?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