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时代之巅

关灯
护眼

第1830章 市场换技术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大时代之巅!

周不器又准备出差了,这次去德国,要一举搞定汉莎航空。

据库里安那边给出的好消息,是IBM也给汉莎航空报价了,价格低得吓人,才8.5亿美元。再加上这次IBM和苏宁易购的合作中的坑蒙拐骗,足以说服德国人了。

不过在出国之前,周不器在魔都这边又忙忙活活地走了一大圈,在周绍宁的陪同下,去看了一些手机供应链的公司。

走访了两家之后,周不器就不太满意,在车上看向了周绍宁,“我怎么感觉他们这么没信心呢?技术层面差距这么大?”

周绍宁点了点头,“嗯,很大,暂时还没法向我们的手机供货。”

周不器问:“那要怎么解决?”

周绍宁道:“市场的手段,市场换技术。”

“嗯?”

周不器眉梢一挑。

周绍宁道:“跟苹果合作吧,在这方面,主要还是苹果有话语权。”

周不器深深地看他一眼,“跟苹果一起,把国内的供应链体系做起来?”

这两年,他联系了一拨人,努力想把国内的智能手机供应链体系搭建起来。现在来看,基本上是搭建起了一个雏形,单是紫微星就投了超过20家公司,总投资额度达到了7.5亿元。

可是,效果差强人意。

至少很难满足爱斯达的自身需求,到了明年的Aster4,还要有70%-80%的零配件要由国外的供应链体系提供。

爱斯达不满意,苹果当然也不满意。

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市场换技术了。

比如全球有两家传感器的供应商A和B,苹果作为市场上最重要的采购方,就可以提出要求了。想签采购订单,有一个附加条件。中国的一家传感器供应商C在技术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希望合作伙伴能够派出技术团队予以指导。

A和B为了抢订单,就只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然后,国内的传感器供应链公司C就发展起来了。

不管A和B谁接了单,这其实都是饮鸩止渴的行为。但没办法,市场的竞争就是这么激烈,先把眼下的难关渡过去才是王道。

至于以后怎么样……管不了那么多了!

A和B都是上市公司,都是职业经理人在打理,他们也不会考虑得太长远,先拿下苹果的订单,把近几年的业绩做上去,然后自己拿到一大笔的期权、奖金再说!

以后要是不行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这就是上市公司和职业经理人模式的弊端。

事实上也是如此,苹果帮着国内搞起来了一个全球最完善最强大的手机供应链体系,然后国外的体系就只剩下了国内做不了的高端业务,其他的都死翘翘。

甚至做屏幕的京东方遇到技术障碍时,苹果都会要求三星派出工程师来帮忙,三星还没法拒绝。

所以对国内的供应链体系来说,最受欢迎的不是什么华米OV中兴联想这些国产品牌,而是苹果。

有好货,先给苹果;缺货了,先供苹果。

国家层面也是,苹果公司每年在国内赚走了大量的财富,却一直要对其采取着积极、友好、鼓励的态度。

因为国内的供应链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地升级,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苹果在“苹果金字塔产业”结构中的主导地位来帮忙呢。

金字塔顶尖的公司是面向公众的,知名度很高,赚取的利润很多。

可对国家对社会来说,真正能够解决就业、创造财富和优化民生的是支撑着金字塔塔尖下面的那些层层的“下线”。

不管这个塔尖是苹果、联想、特斯拉、华为,还是格力、海尔、宝马、三星,不管是外企、国企还是私企,从社会基石的结构上来看其实都没啥大区别。

可是周不器不太满意。

如果国内的整个产业链供应体系要全依靠着苹果这样一家美国公司来搭建,这未免太不稳了。这在爱斯达未来和苹果的竞争中也会处在下风。

在海外,苹果可以随意地起诉爱斯达。在国内,爱斯达要是起诉苹果了,当局还要权衡利弊,要考虑苹果对国内产业链体系的帮助……爱斯达在海外吃的亏,就没法在国内赚回来,就会严重受到国际局势的掣肘。

所以这件事要尽早下手。

爱斯达单独做这事,有点心有余力不足。好在现在爱斯达和苹果达成了一揽子的合作协议,双方共同来做这件事,就名正言顺了。

周绍宁没有先知先觉,暂时还看不到周大老板对未来的宏观规划,只觉得在国内把智能手机的产业链搭建起来,不管是对爱斯达、手机行业,还是对社会、国家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当然要做!

“苹果和爱斯达是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最多的两个品牌,如果双方联手,足以利用市场换技术的优势把国内的产业链搭建起来。”

周绍宁对此很有信心。

周不器点了点头,问道:“苹果那边的合作态度怎么样?”

“好啊,非常好!”周绍宁对此很满意,笑着说,“一直是库克直接跟我对接呢,他对这件事也很迫切。如果国内的产业链搭建起来了,智能手机的成本就会大大降低,对谁都有好处。”

周不器心下有数了,很高兴。

看来,苹果对这件事也没什么信心,苹果和爱斯达的强强联合,当然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比如传感器供应商A和B,到时候,苹果完全可以和爱斯达一起出手,同时把订单交给A。附加要求就是A要帮助国内的C解决一些技术问题。

这样一来,就更容易了。

中国速度就更快了。

周不器进一步地说:“咱们不玩强迫的那一套,对一些国外的愿意帮忙的供应商合作方,可以给他们低价入股的机会。”

周绍宁瞥他一眼,“你能决定吗?”

“我不能决定?”周不器被逗笑了,然后就冷冷地一哼,“这是关乎行业、社会和国家的大局,谁要是不同意,谁就滚蛋!”

让A来帮助C来解决技术问题,A当然很不情愿。可以推动A对C进行优惠价投资,并进入董事会。这样一来,A和C就是合作伙伴了,就可以更方便地合作了。

至于C不同意……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本来就技术落后,要找人帮忙。这背后还有资方紫微星的推动,有供应方苹果和爱斯达的建议,只要有点脑子都不可能拒绝。

周不器接着说:“紫微星一共投资并整合了21家供应链相关公司,持股普遍都在20%-30%之间,拥有很大的话语权。这样,你可以成立一个临时统筹委员会,来协调这21家供应厂商和爱斯达、苹果的关系,借用市场优势解决一些技术性的难题。”

周绍宁建议道:“要不让柳晴来主导这临时统筹委员会?”

“也行。”

周不器点了点头。

这20多家智能手机产业链的元器件公司,都是由柳晴投资并推动整合,她更熟悉。

国内的PC产业链是她爹带领着联想以类似的市场手段整合发展起来的,现在由她来整合主导智能手机的产业链,在经验和人脉方面也都有优势。

国外就更不用说了,柳晴的英语很好,足以和苹果交涉。

不过这样一来,紫微星国际部的工作可能就会受到影响,要派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接替这部分的工作。

没想到,周绍宁还不满意,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想要把国内的智能手机供应链体系以最快的速度搭建起来,其实最好的合作伙伴不是苹果。”

周不器当即反应过来,“是谷歌!”

“对,谷歌。”

周绍宁的语气比较沉重。

周不器也很无语。

靠!

这下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紫微星旗下的微点和百度一起,把谷歌挤压得没法在国内生存,再加上一些政策上的限制,已经让谷歌搬离大陆市场了。

谷歌肯定会有满腹牢骚和不满情绪。

想让谷歌出面帮助国内搭建供应链体系,这几乎不太可能。

在安卓系统制霸天下的时候,所有的手机零配件都需要适配安卓系统才行,就相当于要拿到谷歌的“许可书”。

谷歌如果想做这件事,会比苹果更有优势。至少谷歌可以号召三星来做这件事,然后三星、苹果、爱斯达一起出手,那就更万无一失了。

周绍宁道:“如果把供应链体系下的零配件分成高中低三个部分。低端部分,国内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是全球的集中地,山寨手机都是纯国产;高端部分,通过联想和PC产业链也能看出来,想靠市场来换几乎不太可能,还是得自力更生搞自研;现在,要解决的是手机产业链里的中端部分。这部分国内能做一些,还有一些不能做,而国外的限制也不会太大。把中端的问题都解决了,完成了层层的积累,才能向金字塔的更上一层去进攻,去研究一些高端的零配件。”

周不器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完善中端,越快越好。”

“对!”周绍宁就是元器件的工程师出身,他太了解了,“中端都没法解决,就不可能向高端伸手。”

周不器问:“有办法搞定谷歌吗?”

周绍宁很干脆,“我这边是不行,全看你周大老板的能耐了!”

“靠!”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