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听谜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上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听谜!

正在顾乔手里捧着纸思考的时候,辛禾到了,因为顾乔的身子挡在谭禹赫身前,所以辛禾没有看见正在熟睡的谭禹赫,一进门她就朝顾乔喊了一声:“老大早!”

顾乔连忙对辛禾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随后他侧开身子指了指谭禹赫,辛禾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可已经晚了,谭禹赫本就睡的浅,刚才顾乔开门进来的时候他就有些要醒的迹象,这回被辛禾一嗓子直接给吵醒了。

谭禹赫在桌子上抬起头,揉了揉有些昏的眼睛后,朝四周看了看:“你们都来了?”

辛禾明显感觉到了自家领导向她投过来好似x光线般,要把她射穿的目光。

顶着这灼人的目光辛禾僵硬的点了点头:“是啊,谭教授,我也是刚到。”

谭禹赫还是有些迷糊,他起身想去休息室洗把脸清醒一下,在他起身的一瞬间,顾乔披在他身上的衣服就滑了下去,幸好谭禹赫反应快,在衣服和地板马上就要亲密接触的时候,一把抓住了衣服。

手里摸着衣服的谭禹赫心里有一丝丝的温暖,他记得他昨天晚上下楼的时候看顾乔在车里睡着了,把衣服给了顾乔,现在竟然又披回了他身上,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顾乔披的,他抬眼看了顾乔一眼,随后什么都没说的把衣服穿上去了休息室。

洗了一把脸以后出来的谭禹赫直接对顾乔说道:“现在我们出去一趟美术馆吧。”

顾乔当然点头同意,两人一起出了调查处,坐上车,顾乔就打开导航输入了艺绘美术馆的名字,这美术馆离警局有些远,不过这也是顾乔预料之中的,毕竟要是离警局很近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在胡桦死了两天以后才通过电台知道这件事。

车里的空调暖暖的,谭禹赫看着正在开着车的顾乔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他轻轻的开口说道:“顾乔,家里的钥匙一共有三把,你手里一把,我手里一把,以后你的钥匙要是锁在屋里的话,家里门口的地毯底下还有一把。”

顾乔经常不带家门钥匙的习惯,谭禹赫记得清清楚楚。

“还有,家里的厨房,你轻易不要在里面做饭。”

谭禹赫还记得有一次他让顾乔给他打下手热锅,把锅都烧着了的事。

“你胃不好,一日三餐要……”

“你今天怎么了”顾乔还没等谭禹赫的话说完,就打断了他,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家里钥匙就算我忘带了不是还有你吗?而且有你做饭,我怎么会去厨房,我的一日三餐怎么可能会不按时吃!你今天有点怪怪的。”

谭禹赫低头没有说话,在他昨天晚上熬了近一个通宵解读出那四个死者的起因表达出的意思的时候,他心里就明白了之前顾乔分析的可能是对的,他们要找的组织或许就是他们四个人搞出来的,而且他们四个人现在已经死了,这案子应该也快尘埃落定了,于此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留在顾乔身边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

到了艺绘美术馆的门口,顾乔把车停下,随后和谭禹赫一起下了车,他们两人一起进了美术馆找到了这个美术馆的负责人,简单的询问了一些关于胡桦死亡的事情以后,谭禹赫就表示想要看看那砸死了胡桦的石像,第一点,他是想看看那奖牌还挂没有挂在石像的身上,第二点,就是确认一下钱夕手里的黑色物体,是不是那石象的眼睛。

负责人当即表示同意,他领着顾乔他们到了美术馆的仓库里,随后指着一个大理石象的雕塑说道:“当时生意外的砸死人的大理石象就是这个象,本来这两天我们就要拉它去石料厂搅碎的,它本身是个吉祥的东西,可沾了血腥总归不好,可是这两天都在忙着和死者家属谈赔偿的问题,就没有时间去管它了,两位警官来的倒是巧,今天下午刚决定要拉走,你们要是在迟一天,估计就看不到它了。”

谭禹赫一边研究着石象,一边和负责人不经意得搭着话:“这么说,就是你们和死者家属的赔偿问题已经解决了?”

“是的,其实搁在平常这种事情是很难解决的,可巧就巧在,我们美术馆的一位股东认识胡桦的家人,这才第三天就解决好了赔偿问题”

负责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恭敬,似乎很是在尊敬他口中的这位股东。

“我看你一提到这个股东就有些激动啊”顾乔被这位负责人的表现提起了兴趣,无意间问了一句:“那你们美术馆的这位股东叫什么啊?”

负责人点点头,兴奋的说道:“是孙老师,就是榕城市有名的心理学家,孙海琉!”

正在拿着密封袋里的黑色物体对比着石象眼睛的谭禹赫听到了自己老师的名字,手下的动作下意识的一顿,虽然他不知道他老师为什么要投资一家美术馆,但是他也是没有在意,毕竟在他心里,所知道的孙海琉投资的公司和工作室就有很多个了。

顾乔也没有在和那负责人说什么,只是简单的敷衍了一句,就朝着谭禹赫问道:“怎么样,检查出什么了吗?”

谭禹赫点点头:“我对比过了,这象的另一个眼睛确实和钱夕手里的黑色物体一样。”

随后,谭禹赫话锋一转,朝那负责人问道:“我看警局里胡桦死亡现场的照片上,这石象脖子上好像还挂着一个奖牌,那奖牌呢,我怎么没看到?”

负责人愣了一下,随后回答道:“警官您说的那块奖牌被孙老师拿走了,他说那块奖牌是他组织的心理辩论赛的冠军奖牌,是他亲手送出去的,所以他要把这块奖牌带回去还给它本来的主人。”

谭禹赫心里一松,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就和顾乔一起出了美术馆,在回警局的路上,顾乔开口问道:“我看到了你昨天写东西的那张纸,没有真相,是不是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其实他们就是建立神秘组织的人。”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谭禹赫说:“而且离胡桦死亡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榕城也没有出现什么死亡人员,那就是没有所谓的第五个人了,这场游戏或许就是想告诉我们,如果提前找到他们,就是赢了,他们就会告诉我们他们这么做的原因,输了的话,就是像现在这样,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为什么做那些事。”

顾乔握着方向盘,眼睛笑成了月牙形:“可我们也没有损失不是吗?至少榕城市平静下来了,而且他们应该也没有损失吧,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的心理学家,要是真的抓到了他们,让他们坐牢的话,恐怕比让他们死还难受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