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在你左耳说情话

关灯
护眼

50.第 50 章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在你左耳说情话!

此为防盗章 虽然此刻她心里有些懊恼, 但更多的是欢喜。反正, 听到他略带幽怨地说“谁让你女大十八变,现在变得漂亮得让人认不出来了”的时候,她的心瞬间就百花齐放了。

“我真没生气,我就顺势开个玩笑而已。”

她的声音又恢复到平时的软糯, 时诺松了一口气, 看来气真消了, 这趟总算没白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顶,然后坐直身子, 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回S市。”

“……好。”

莘浅的心情好像做了过山车一般,刚冲向云霄,瞬间又跌入谷底。

回到丁家村村口的时候, 有一辆运有建筑材料的大货车挡在了路口, 莘浅让时诺靠边停, 她在这里下车走回家。

有工人正在卸材料, 一时半会儿肯定进不去, 时诺把方向盘往右打了一些。

待车子停了下来, 莘浅解开安全带, 看了时诺一眼,道:“那……我回去了,你开车小心。”

“我知道了, 你等会路过大货车的时候注意一点。”时诺看着她, 叮嘱道。

“好, yy。”莘浅挥了挥手,然后拉开车门。

她的脚刚踏出去的时候,就听到时诺喊她,“浅浅。”

莘浅的心蓦地一提,慢慢转过头,问:“……还有事吗?”

“订票的流程我比较熟悉,你的火车票我帮你定。”时诺说。

“好。”莘浅顿了一下,垂下眼眸说:“别偷偷给我订飞机票,还有……我自己去B市就行了,我不是小孩。”

话毕,不给时诺开口的机会,她转身下了车,“嘭”地一声关上门,然后往家的方向小跑。

时诺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心突然好像被人用手抓了一下。

直至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眼前,他才挂挡倒车,退出路口,然后往S市开。

莘浅回到家时,丁萍正在做饭,没瞧见时诺跟着回来,一脸失落地问:“时诺回去了吗?”

“嗯。”莘浅的情绪同样不高,道:“他说如果吃过晚饭再回去,天色太黑,路不好走。”

丁萍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又轻叹了一声,“下次见他,不知得什么时候了?”

是啊?下次见他,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了?莘浅的脑子里刚冒出这句话,就被她快速打了回去。

晚饭过后,丁萍把莘浅叫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翻箱倒柜的,从里面挖出一本红本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莘浅一头雾水地把存折打开,翻至最后一页,被上面的数字给吓着了。她连数了三遍,最后才敢确认,这上面竟然有十万块的存款。

“外婆,你上哪儿找这么多钱呀?”莘浅惊愕道。

“都是近几年帮人调理身体赚的。”丁萍笑了笑,道。

这些年来,时政跟苏蕙给她介绍了不少夫妻过来调理身体。由于效果好,一传十十传百,上门的人越来越多。加上大众上流传生儿子的秘方很多,但生女儿的秘方却很少,最后倒是有点变成“独门生意”的意思了。

虽然上门的人很多,但丁萍还是谨记一点,同一时间内最多服务两对夫妻,太多她忙不过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这些年都是凭着良心在赚钱。

“你下个月就去B市上大学了,咱们小地方到了大城市也要挺直腰背。你以后就别像以前那样节省,该吃吃该穿穿该买买,外婆这钱都是给你攒的,你放心用就好。”丁萍伸手摸着莘浅的黑长直,一脸慈祥。

“外婆,这钱你留着应急,你把我养大成人已经很不容易了。上了大学,我可以申请助学贷款,生活费可以兼职赚,我不能再老赖着你了。”莘浅眸光闪烁,把存折推了回去。

“傻孩子,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我所有的钱、所有的物,以后都是给你的。你也不用对我心存愧疚,我养育你并不感到辛苦,反倒一直有你的陪伴,我觉得很幸福。”丁萍把存折又塞进莘浅的手里,一脸自豪地说:“咱家浅浅读书这么厉害,以后还要继续读研究生读博士。”

莘浅摇了摇头,然后靠在丁萍的肩膀上,道:“外婆,我读完本科就回来陪你,哪儿也不去。”

丁萍满脸安慰地笑着,“也是,再读下去要变成老姑娘了,不好嫁人。哎呀,一想到以后你要出嫁,我就舍不得了。”

“外婆,我才十八岁,说什么嫁人呢?”莘浅笑哭道,但脑子一闪而过某个人的身影,她的脸蓦地就烧了起来。

“好了。”丁萍敛了敛脸上的笑容,伸手轻拍莘浅的手背,轻声道:“浅浅,别因为你的爸妈而对爱情失去信心,但也千万别将就,等找到那个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小伙子再结婚,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莘浅小声应道,但泪珠还是从她的眼角滑了下来。

临睡前,丁萍叮嘱莘浅这两天去镇上买几套新衣服带去学校,特别强调了她要把内衣给换了,说上了大学,被室友瞧见她那少女胸/罩跟卡通内/裤,该是要笑话她了。

提及这个问题,莘浅就想起今天白天,自己的内/衣被时诺看见的情景,她就懊恼地钻进枕头里。

“叮”的一声响起,莘浅反应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新买的手机。

她翻出来一看,画面提示有一条未读信息,她点开一看,嘴角不自觉就裂开了。

我平安到家了。

这条短信来自她手机联系人里面唯一一个联系人。

莘浅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开始编辑短信。本来就不熟悉这机子怎么用,她好不容易按出几个字,又被她删了。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好字加一个句号。

时诺坐在客厅跟时政闲聊,手里握着手机,眼睛不停地往手机瞄,看得时政都烦了,“你在等谁电话短信了?该不会是偷偷谈恋爱没告诉你妈吧?”

“我都二十三了,谈恋爱还要藏着掖着吗?”时诺“切”了一声。

时政冷哼一声,道:“你也知道自己二十三了,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都出生了。”

眼看着时政又要开始老生常谈加炫耀了,时诺马上借尿遁上了楼。

刚回到卧室,手机终于震动了。他点开一看,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呵,还真是惜字如金呢!

虽然莘浅很高冷,但八月一日这天,时诺还是给她了生日祝贺的短信。当然,为了回敬她那句“好。”,他就了“生日快乐”四个字,外加一个“!”

莘浅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正在镇上的商业街逛着。前几天丁萍让她给自己置些新衣服,却被她一直拖着,今天终于被“轰”了出来。

她看着“生日快乐”四个字,怔愣了半天,看到短信最后显示的日期,才想起今天是八月一日。

她长这么大,还没过过生日。丁萍怕她触景伤情,她也下意识回避,最后也就没人提起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很抵触生日,因为那总让她想起,自己是父母不要的累赘。可当她收到时诺这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时,她的心底一片柔软。

原来,被人祝福的感觉很好,被人惦记着的感觉很棒!

“同乐!”莘浅打下这两个字,回复过去。

“小姑娘,考虑好要哪几套内/衣了吗?”莘浅一抬头,内/衣店的店主就问她。

莘浅刚才还偏向棉质内/衣的天平突然往另一边斜了过去,她朝店主笑了笑,轻声道:“我要右边这三套吧。”

“好咧。”店主眉笑眼开,道:“小姑娘,别埋没了自己的好身材,你穿这种蕾丝款的内/衣肯定很好看。”店主在她的胸脯面前打量了一下,道:“你穿C吧?”

“……大概吧。”以前都是在市场的小店里面买的内/衣,瞧着差不多就是了,没计较这么多。

“那我就给你拿C了,我眼睛很毒的,有没有装腔作势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店主笑眯眯地往里头的小仓库去,还边走边说:“你老公以后有福了。”

莘浅:“……”

从内/衣店出来,莘浅又给自己买了两套新衣服跟两条裙子,想着够平时换洗就够了。十万块看着不少,但丁萍年纪不小了,她能省的地方还是要省。

日子一天一天地往前推移,这天莘浅跟丁萍正吃着午饭,时诺来电说火车票已经订好了。

“谢谢你,等你开学回校了,我再把钱还给你,那票你能给我寄过来吗?”莘浅垂眸讲着电话。

“邮寄太慢了,我怕到你出那天还在路上,等那天我给你送到火车站去,反正火车票的起点是S市。”时诺说。

“……会不会……太麻烦了?”莘浅有些难为情地说着,一旁的丁萍却手舞足蹈地暗示她让自己接电话。

“不会。”时诺毫不犹豫地说。

“那个……我外婆想跟你讲电话。”说着,莘浅把电话递给了丁萍。

丁萍先跟时诺寒暄了两句,紧接着就切入正题,道:“时诺,浅浅到时候去B市,人生地不熟的,麻烦你多多关照她。还有,等她在Q大安定下来,你带她去买部电脑,一方面帮她参考参考,另外一方面帮我监督她把电脑给买下来,别偷偷没买又骗我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