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嫡女风华:邪王深疼倾世妃

关灯
护眼

第93章 举动反常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嫡女风华:邪王深疼倾世妃!

杖责三十大板,相比与浸猪笼是好了许多,可这对麦念秋而言,与杀了她没有太大区别。

三十大板下去,屁股开花不说,她能不能熬过去还是两回事呢。更何况,这若是传了出去,她的面子往哪放?

“念夏,不要这样!我是被冤枉的!我……我没有做苟且之事的!”麦念秋慌忙说着。

“哦?那为何听他们说当时看到有黑影闪过呢?并且你的衣服还……”麦念夏上下打量着麦念秋,现在,麦念秋穿的衣服便是昨夜的,如今还很是破烂,胸口处虽勉强遮着,但隐约可见一丝红紫色的痕迹。

麦念秋见麦念夏目光流转,慌忙抬手,试图遮挡住那痕迹,可又动作不好太大,弄得有些尴尬。

“我……其实……其实昨夜是池王殿下……对!是池王殿下一时喝多了,所以……所以才会如此的!不过,池王殿下控制力很好,在我的反抗之下他便停了下来。”

为了避免这三十大板,麦念秋也只有如此了。现在,能够救她的,也只有长孙清流了。

虽然,如此说,会让长孙清流愤怒,但停了也别无他法,她真的不想被打。

听到此处,麦念夏嘴角微勾,这正是她想听到的结果。

长孙清流被供了出来,看他有什么反应!

不管怎么说,麦念秋都是宰相府的人,想必泰安帝知道了后也定不会坐视不管,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让长孙清流将麦念秋娶了过去。虽不能做正妃,但侧妃还是可以的。

若是如此,麦念夏便可不用时时提防麦念秋了。

当然,若长孙清流否认了这件事,或许还可趁机让麦念秋与长孙清流之间出现点摩擦……

“什么?你说是池王殿下?这……这怎么可能!”麦念夏一副很是震惊的模样:“话可不能乱说啊!冤枉了池王殿下可……”

“我怎会乱说!昨夜我在这院子里逛着,池王殿下恰好过来,可能池王殿下喝的有点多,所以……”麦念秋解释道:“但是池王殿下并未对我如何的!”

听罢,麦念夏回头看了一眼长孙无极,只见长孙无极正饶有趣味的看着,好似在看戏一般,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你……你说是池王殿下酒后乱性?还轻薄了你!”麦念夏故意很是震惊状。

麦念秋连连点头后又摇头:“也可能……可能是晚上太黑了……”

麦念秋似乎想到了其他好的办法,可未等她解释,麦念夏连忙转身:“无极,这事你怎么看?”

“我?”长孙无极笑了笑:“若是清流喜欢她,成全了他们也是不错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念秋姐姐虽不是嫡女,但也是我宰相府的人,嫁给清流,虽不能做正妃,但做侧妃还是丝毫不亏待清流的!”麦念夏附和着,转身瞥了一眼麦念秋。

此时,麦念秋的嘴角微微上扬,俨然很是开心。

对啊,若是能嫁给长孙清流,她自是高兴的,不管正妃还是侧妃,都好过她做这婢女的!更何况,现在是侧妃,麦念秋相信,用不了多久,她便可做上正妃,日后,还会做上皇后的位置!

“念秋姐姐,如今这等事情若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定会全毁了的,其实方才我也并非真的想处罚你,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

麦念夏看向麦念秋,继续道:“终究你还是我的姐姐,若是你也喜欢池王,我愿为你做一次红娘。”

麦念秋当然想如此了!可她又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便低下头去:“这……这也只是一场意外,且池王也未曾对我怎样,池王殿下也不一定会……”

麦念秋终究有很多顾虑。

麦念夏上前,轻轻拍了拍麦念秋的肩膀:“那你是想还是不想?”

听罢,麦念秋低下头去,害羞模样,没有说话。她当然想,但却不好直说。

且之前,她答应了长孙清流,在衡王府中监视着麦念夏与长孙无极的,可……

不管了,就算嫁给了长孙清流,依旧可以经常来衡王府的!

对,就是如此!那也比在这里受气的好,连一个下人都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

“念秋姐姐不说话,那我可当是你应允了的!”麦念夏笑了笑,直接到,她倒是想看看长孙清流究竟会如何去做。

麦念秋露出浅浅的一丝笑容,麦念夏进而到:“来人,带她去换身衣服去。”

毕竟,此时麦念秋穿的衣服很是破烂,让别人看了去,还以为是麦念夏刻意针对麦念秋的呢。

很快,麦念夏便让长孙无极将麦念秋所说告诉了长孙清流。

长孙清流得到消息,气的不行,立刻赶来了衡王府。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麦念夏与长孙无极在正堂中接见的长孙清流。

“池王殿下对我念秋姐姐可是有爱慕之意?若是如此,用不着……”麦念夏一上来便开门见山。

“不,我想王妃可能是误会了,清流并无那种意思,昨夜我喝完酒后,在衡王府内闲逛了一会儿,便直接离开了,并未见过念秋小姐,我想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长孙清流直接否认,他嘴角的那抹笑意,似乎是在嘲讽一般。

“哦?不应该吧?是不是昨夜池王殿下喝多了,所以才不小心忘记了呢?”麦念夏故意提示着。

可长孙清流的态度始终坚决:“绝对不可能。我做过的事情自然不会忘记。”

“清流,这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昨夜……”长孙无极很是坚定道。

未等长孙无极把话说完,长孙清流便直接把话接了过去:“王叔这是什么意思?清流难不成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

“若真是我做的,我如何也不会否认,可若不是我做的,我是定不会承认的!”长孙清流抬高了声音,以表明他的决心。

“哎呀,那昨夜是怎么回事?念秋姐姐可真真是看到了池王殿下的……”麦念夏抬手,对着自己的额头拍了一下,很是诧异状。

“或许……”

“池王殿下稍等片刻,我唤念秋姐姐前来,池王殿下自己问便是了。”麦念夏见长孙清流想要说话,便直接把话堵了过去。

长孙清流虽怕麦念秋一时间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说出不该说的话,但如今却也只能如此,否则便会显得长孙无极在刻意躲避了。

很快,麦念秋便也过来,看到长孙清流,她不觉一阵高兴,想到可以和长孙清流结婚,麦念秋就有些控制不住喜悦的心情。

她努力的克制,这种情况下,若她表现的太过高兴,怕是会坏事。

“念秋姐姐,昨夜可是这位误撞了你的?”麦念夏望着麦念秋,指着长孙清流道。由于昨夜之事着实有些尴尬,麦念夏便用撞来代替,众人也是心知肚明的。

麦念秋迎上长孙清流的目光,此时,从长孙清流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是一阵厌恶,一种不想让她靠近的模样。

“我……昨夜……”麦念秋吞吞吐吐的正要开口。

可还没等她将话说完,长孙清流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阴沉的脸上挂起一丝笑容:“念秋?原来是你啊!”

听罢,长孙无极和麦念夏甚至连麦念秋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长孙清流竟如此之说。

稍微反应,麦念夏勉强挤出笑容:“怎么?池王殿下,现在想起来了?”

长孙清流点点头:“嗯,我与念秋早就认识,就是之前去麦府时认识的,我们两个可真真是情同手足呢!”

麦念秋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情同手足?难道在长孙清流心中,真的就只是手足的感情?她不甘心!

“手足?那池王殿下,昨夜为何……”麦念夏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长孙清流很是轻松的点点头:“对呀,我们感情可铁了!你说是吧?念秋?”

说话间,长孙清流看向麦念夏,眼睛里透露出无比的坚定,麦念秋想要说不是,却无法说出口。

终于,麦念秋还是点了点头:“是。”

“什么?念秋姐姐,方才你还说昨夜池王殿下……”麦念夏故意道。

麦念秋抬眸看了看长孙清流,似乎是在命令麦念秋一般,麦念秋尴尬的挤出笑容:“其实……这我也说不清楚,昨夜……昨夜我确实见过池王殿下,然后……然后我们闲聊准备分开时,我不小心跌倒了,所以……所以才……”

“念秋姐姐,你……”

“哦,其实昨夜我的衣服是在我摔倒的时候弄坏的,当时,池王殿下已经离开了。”麦念秋解释着。

很显然,麦念秋的话与方才所说明显很是冲突,可麦念夏也懒得计较,不过长孙清流来到来了,又怎能让他这么轻松就离开呢?

麦念夏早就有了很好的主意,她浅浅一笑,上前一步:“哎呀,念秋姐姐,若是如此,你为何不早说呢!害得我还以为你是被哪个人给轻薄了呢!方才还险些冤枉了池王殿下去。”

“这都怪我……怪我没有想清楚……”麦念秋再次抬眸看向长孙清流,可长孙清流却也只是把头扭到了一旁,根本没用理会麦念秋的意思。

“女子的贞洁可是比其他任何东西珍贵的,若是哪个轻薄念秋姐姐,可定要告诉我,我绝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说话间,麦念夏的目光瞥向长孙清流,察觉到麦念夏的目光的长孙清流俨然有些尴尬,可却也不好说话。

“嗯,我会的。”麦念秋心不在焉的说到,想到方才长孙清流的样子,麦念秋心中一阵不爽,根本没有什么心情去想其他。

这时,麦念夏看向长孙无极:“无极,这都已经晚上了,快到用餐时间了,就让清流在此一块吃饭吧!”

长孙无极很是诧异的看向麦念夏,她这是怎么了?为何此次的举动如此反常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