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蓝星OL:我是唯一内测

关灯
护眼

九十五、这教堂有邪神!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蓝星OL:我是唯一内测!

【蓝星OL:我是唯一内测】【】

陆志看到天人合一第一眼时,就明白此法与自己有缘。

拜别武神老爷后,他看了看时间,趋近凌晨了。

“算了,别让大舅作难了。”

这么说着,陆志在这个很不恰当的时间点给大舅打过去电话。

“出事了?”

尽管是迷迷糊糊被电话吵醒,我们的牛大队还是凭借多年工作经历,强行清醒过来。

属于是条件反射般的清醒。

大半夜打电话,那不能是好事。

“大舅,估计你得趁人少安排一下,去教堂封锁。”

“教堂?”

牛大队一个激灵起身,随便套了个裤子,拿上外套穿上鞋就往外走去。

“那边可能有情况,最好是看一看,咱们当面说。”

“你在哪?”

“我在老家。”

“好,你去大路沿着往城里跑,我安排人去接你。”

电话里没有过多的询问。

陆志可不光是他最小的那个外甥,还是调查组的副大队长。

论行政级别还不够看,可若是论职务级别....严格来说,调查组的正式成员可是京官。

教堂loading.....

不光牛大队和几个值班的来了,展雄飞也半夜急匆匆赶来了,也是陆志叫的。

到场之后,看着荷枪实弹的人,展雄飞脸色凝重。

“什么情况?”

“应该是死人了,如果没死,那才叫出事了。”

陆志看了一圈,没有熟人,只能招呼两个当天值班的刑侦一起进去。

展雄飞下意识拿出手机录像拍摄,结果发现镜头里全模糊了!

一点都看不清,马赛克浓郁程度MAX!

“嘶!这!”

展雄飞有点小慌张,主要是牵扯到了宗教问题。

不是要给谁一个交代的宗教问题,而是他们的组长手册里写过,最麻烦的奇异生物就是和宗教有关的。

轻则蹦出来个神神叨叨的蠢货,张口闭口得永生,三言两语要你下跪。

重则....诡异!

不讲道理的诡异,没有任何轨迹的诡异。

搁在都市怪谈中,属于相对现代化,贞子算是这类的雏形,属于前辈级别。

“不用紧张,我去看看就行了。”

陆志招呼上两人,竖起一掌做剑,劈断门口的大锁。

现实中,教堂里只有一个神父,还有几个老婆子和一家人在这住着,算是工作人员兼职信徒。

游戏里只见到了神父,没有见到那一家人和老婆子。

卡莲修女和那几个牧师明显是被刷新出来的。

陆志带人进去后,二话没说,直奔神父的房间而去。

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哥架枪,陆志则是当头一脚踹开房门。

砰的一声后,三人看见了扭曲着躺在床上的神父。

“死得这么惨!”说话的年龄大点的那个老哥,他先入为主,以为这和‘鬼’有关。

稍年轻点也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手心有些黏糊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蓝星OL:我是唯一内测】【】

“扭曲应该是他的睡姿。”陆志解释了一句,把神父翻了过来,上下摸索检查,确定没有任何伤口。

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现实中的神父,死于‘血槽清空’,就这么简单。

不会有任何外伤,不会有任何‘不舒服’,就在睡梦中被清空了血槽。

其实,像他这样的NPC在游戏里并不多。

局子里那些NPC不是从现实收录加载的,这一点陆志确认过。

那是个特殊的单位机构,有些投放NPC实属正常,将来或许会把模板反向加载到对应的人身上。

但现阶段,他们仍旧是毫不相干的存在。

“叫人吧,死了是死透了。”陆志微微叹了口气。

游戏啊游戏,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

对应NPC,游戏里死,现实也会死。

说真的,这种NPC少是少,但也是相对大基数少,目前的‘量’绝对不算少。

而且陆志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有些所谓的‘大哥’绝对能在游戏里找到。

某个热闹点的酒吧,某个不太干净的,在游戏里都是副本。

最特么可笑的是有个沙场,游戏里的,居然也有怪,一个老板两个打手几个工人,还有四条狗。

真是绝了。

这些陆志都没去,暂时也没想过要去。

很快,整个教堂被包围戒严,还在熟睡中的那一家子和几个老婆子被尽数带走询问。

他们不是凶手,这所有人都知道。

带走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神父....”展雄飞仔细看看尸体,心说陆法医刚走就出了命案,真是有够巧的。

“先冷冻等解刨吧,这教堂得封起来,整个封起来。”

这里人多,陆志没有和展雄飞解释太多。

“也只能这样了。”

展雄飞叹了口气,走过去和陆志他大舅牛大队低语一番,对方点点头表示理解。

在大部分情况下,调查组有权不对任何人做出任何解释。

什么意思呢,不管是高层还是老百姓,调查组只要敢把书面程序拿出来,他可以不做任何解释。

死人了,只要拿出手续签下字,-就可以不解释。

发生爆炸导致误伤,只要拿出手续签下字,一样可以不做解释,但是要进行善后。

更夸张一点的,如果某个调查组长认为兹事体大,甚至可以不对调查司,也就是直管上级解释,只要你能抗住压力就行。

当然了,书面报告、案情经过还是要有的,只是不用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后果。

每一个组长,都是一个单独的‘单位’,能管他们的人很少,有点听调不听宣的意思。

这,才是调查组是香饽饽的真正原因。

不过风险与机遇并存,南河省还好点,没摊上过事儿。

像那些山区多、沿海省、有无人区的省,调查组已经牺牲过好几批队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蓝星OL:我是唯一内测】【】

等到一切步入正轨,该警戒的警戒,该封锁的封锁后,屋内只剩下展雄飞,陆志,牛大队。

就连赵文杰几人都在外面等着。

“这货死的不冤。”陆志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

“怎么说?”展雄飞追问一句。

虽说能不做解释,但那要顶住巨大的压力,最好还是能弄明白,给上级一个交代。

“这次的死亡事件,严格来说不算‘鬼’,属于....”

陆志眼神阴晴不定,最后一狠心定下了基调。

“属于是祭拜邪神,这教堂有邪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