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我的人生好似这繁华如梦

关灯
护眼

第二十四章 新的任务 久别重逢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我的人生好似这繁华如梦!

第二十四章  新的任务  久别重聚

中午时分,两人便来到了硕博家里。林慧为二人打开了门,这几天看着儿子受了伤,自己也就在家照顾了,不过硕博大部分是皮外伤恢复起来也并不困难。高慕和林慧的解释就是,李科蒙栽赃不成,最后想要灭口,硕博按计划逃入公司,协助警方抓获凶嫌,林慧必尽是一个生意人也就信了。

“阿姨好。”打开门看到海兴和承云,林慧一把抱住了两个人,“硕博和我说了,原来你们一直在演戏,把阿姨都吓到了,你们几个可要是一辈子的兄弟呀。”

“阿姨,没事的,我们都很好。这不我这的事情一着落就过来看硕博和您了。”承云也安抚了一下林慧。

“臭小子,就你心宽,对了你父母应该也没事吧?”林慧继续问。

“阿姨,放心,父母都好,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承云其实也不知道几时能够和父母再见面,有几次询问仲伯,都说不知道,一切都是组织的安排,谁也不知道9层10层的人到底想什么,关键自己和唯一能够联系上上层的那个家伙还过不到一块。

“快进来,快进来,硕博,海兴和承云来了。阿姨给你们弄点吃的烧壶茶,你们好好聊。”

“好嘞,谢谢阿姨。”承云和海兴进入屋内,此时硕博也来到了客厅,几个人相对,“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你们两个够了,要不要铺个红地毯。”海兴看着两个人深情对唱着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基情。

“哈哈哈。”承云和硕博深深抱住了对方,“硕博,海兴吃醋了,你赶紧抱抱他。”承云调皮捣蛋的一面又显露了。

“别别别。。。。。。。”还没等海兴说完,硕博已经抱住了他。“谢谢你,海兴,还有承云没有你们这关我真过不去。”

“所以你已经走出来了吗?”海兴问。

“嗯,彻底出来了,紫蕊我会永远在心里给她留出一个位置,哪怕以后我结婚,紫蕊也永远在我心里。”

“那你是好了。”承云拍了怕硕博的背,“那你准备好了吗”

“嗯,经历这一切,我已经不害怕了,我要继承父亲的事业。”

“好,那过几天我们回基地,打开温伯伯留下的名单,很快我们三兄弟就能一起完成下一个任务了。”段承云说。

“这么快就有任务了?太好了。对了,你不是约了香兰他们?”温硕博问。

“是啊,没关系,我们陪伯母一起坐会儿,我安排了孙行一点事情,我们稍晚到即可。”段承云神秘的一笑。

“你又有什么小动作了?”温硕博看到段承云这个表情,就知道他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等下说。”承云做了一个手势,硕博就懂了。

“来,品尝一下伯母的手艺。都是一些小点心。”林慧让保姆端出了好多精致的点心,让几个小子都吃着。

几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回忆着往昔的故事,此刻他们很幸福,找到了活着的信仰,也完成了一次对兴海市所有人民的拯救

此刻,“青龙”基地10层内的会议室内,看不清一群人的脸孔,在一个圆形的会议桌中央站着陈财务。

“审判者”这次我们对于“老八股”新成员们非常满意,斩断了“风铃”在兴海市的网络,同时又将兴海市的毒品网络彻底清除。希望你们团队再接再厉,尽快清除所有在兴海市的“死侍”。不过新一代的“追风者”还只有一个人,既然你觉得段承云可以说服李香兰加入,我们暂时不考虑指派成员加入。

“好,谢谢组织考虑我的意见,之后我一定会督促他们,继续行使“老八股”在兴海市的使命。

原来一直唱反调的老陈,其实也一直在默默的帮助承云。有时候有些人从不会告诉你他做了什么,但他总是为你默默付出不需要回报。

半晚会所内,孙行此刻正站在门口等着承云一行人。

“孙行,好久不见啦!”只见孙行一把抱住了温硕博。

“干嘛呢,你又不是女人,这么激动干嘛呢!”孙行还是死死抱着温硕博

“温少,我担心死你了,还有段少,孟少,这几天香兰姐和苏少也不找我,我感觉我都快被抛弃了。”

“哈哈哈,孙行放心吧,你这几位哥哥福大命大死不了,不是抛弃你了,而不是有些事不适合你处理,这不今天我就布置任务给你了。”

“嗯嗯嗯,我都搞定了。”孙行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孙行这孩子和承云他们不一样,简单干净。

“好,你在楼下等振修和香兰,我们上去先聊会儿。你玩会儿游戏吧,别紧张了,大家都很好。”段承云安慰着孙行带着两个人上了他们的包房。

“你让孙行干嘛了?”温硕博看着古古怪怪一直都不告诉他目的的段承云。

“我想承云是让孙行检查了一下会所里是否有监听设备吧?”孟海兴猜测。

“海兴你就是聪明,是的。”承云点了点头。

“咋的了?你怕珍姐也是“风铃”温硕博一脸不解。

“不,我是防着,“青龙”段承云指了指天花板意思是对于9层和10层的人,他并不完全信任。

“哦?没想到你还有这顾虑。”温硕博当然不理解,如果“青龙”要害他们,不是轻而易举。

“我只是觉得9层10层的人既然拥有如此绝对的权力,那么很多时候难道真的能如他们所说遵纪守法?就不会有出格的行为?父母的这次被抓捕,说得好听是为了任务,但是任务结束了也不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何时相见,你不觉得更像是把我的父母作为人质,好控制我吗?

“海兴你也这么觉得?”温硕博看着孟海兴。

“我觉得承云说的不无道理,我们也要留一手,必尽我们身处其中,如果一点自己的空间都不留,哪天说不定也是炮灰了。反正防人之心不可无吧,这几次的任务,明明知道我相信9层和10层的人其实都在暗中观察,却偏偏都要我们几个小毛孩出手。我不喜欢这种有一只上帝之手控制一切的感觉。”海兴的分析确实也很有道理。

“嗯,你们说的有道理,那名单咋么办?”温硕博想到自己要打开名单。

“这也是我们要和你说的,当年温伯伯把名单藏起了,并且指定只有你才能打开。那一定有原因,我想你看过名单后尽量销毁。能记住多少是多少,我这几天会让海兴教你,金字塔记忆法。”段承云拍了拍海兴的肩膀。

“什么?我靠脑子记吗?你们知道我背古文都吃力,何况记住名字。”温硕博真担心万一老爸留下的是一份千人名单,那可就太为难他了。“可是,我打开当场,其他人不会抢走吗?”

“这个我和海兴自然会安排,我们准备了一种消除墨水的化学物质,到时候往名单一撒,就说是你父亲可能做了手脚。到时候名单在你脑子里,你少告知一点,他们也不知道。就算有所怀疑,也无可奈何,必尽本来都是你父亲的手下。”段承云想了想只有这样才能为他们留一点余地。

“好,那我学,就这么决定了。”温硕博看着海兴,“拜托了,孟少,一定要把我教会了。不过这次李科蒙母女就不让他们以命抵命吗?”

“硕博,这件事陈韵竹还有利用价值,所以组织会抱住他们母子的性命,但是你放心他们这一辈子也不会离开那件牢笼了,比起让他们死亡,这样失去自由过着每一天,接受着良心的惩罚和在一个永远离开不了的牢笼,这种惩罚更痛苦更煎熬。”海兴安慰着硕博,他知道硕博可能一辈子都放不下紫蕊。

“哎,我明白。”硕博灰心的低下头。

“硕博,你放心,我之前暴揍了他一顿,他一定刻骨铭心的。只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命,作为“老八股”我们得顾全大局,但是我保证未来的日子任何人都不会再有机会伤害我们,伤害我们所爱的人,无论这个敌人是谁,我都会与之抗衡。”承云勾着硕博和海兴的肩膀,此刻三个人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也是未来彼此可以一路前行的兄弟。

“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硕博挠了挠头。

“你是不是想问,你父亲到底是如何被发现的?”海兴一语惊醒梦中人。

“哦?海兴这你都能提硕博才到?”段承云再次惊叹了海兴的洞察力。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在思考,我想硕博也会和我一样疑惑的。”海兴解释着。

“海兴,你的意思是你也不清楚?”硕博反问道。

“是的,硕博,李日恩被抓捕后我们并没有参与到审讯里,就算是他杀了你的父亲,但是到底是如何发现的,我也不清楚,这也是我建议承云要留着一手的原因,我担心青龙里也不都是站在我们一边的人。”海兴心思之缜密让人无不佩服。

“海兴说的有道理,我们只知道,父亲被伤害了,但是这里面的原因却不清楚,如果是被内部的泄密了,那么青龙本身也存在漏洞了。”硕博经历这么多事,倒是成熟了很多。

“你们两个真是我的左膀右臂,这件事我们暂时都搁在心里,我相信日后必然会有答案的,那个老陈太神秘,还有寻风者身份未知,有没有可能他是两头拿好处的家伙。这都是谜团,我们早晚会解开,在此之前,我们只能彼此信任。”段承云拍了拍两位兄弟的肩膀,经历那么多事情,他必须更加睿智,看得要更远,就像一个棋手,不只是谋眼前的棋局,而是要看到日后的每一步骤。

“好,承云,我相信你和海兴。”硕博被承云的这番话激励了不少,有两位兄弟支持着,他相信早晚会将那个出卖自己父亲的家伙绳之以法!

此时,楼下一阵脚步声传来,“看来他们来了。”

包厢门一推开,李香兰就冲上来抱住了段承云。

“轻点,香兰。我还有伤呢痛。。。。”李香兰不小心撞到了承云受伤的大腿。

“哪里哪里,你可别有事,承云。你有事,谁给我买面膜呀,我的青春可就靠你的名牌面膜了。”

“咳咳咳,香兰姐,好歹这里还有人,顾及一下。”苏振修在后面说。

“老苏,我不在这几天,你可开心吧?”温硕博看着苏振修,这两对冤家又怼上了。

“别废话,等下喝死你。我告诉你我把家里的几瓶拉菲都拿来了,今晚不醉不归。”

“苏少,可真大方了。我温某人这牢狱之灾没有白白浪费了。”

“呸呸呸,以后这些事都远离你,来,先喝点我带的蓝方解解馋。”苏振修从背后掏出了自己带的洋酒。

“好,我今天奉陪到底。”温硕博拿过酒瓶子,就在桌子上开了,为众人倒上了。“我说几句,这次我大难不死,失去了挚爱,如果不是你们这群兄弟姐妹,在背后不离不弃,我过不来了。这杯我敬你们。”说完自己一口喝了下去,“紫蕊永远是我心爱的女人,我替她再敬你们一杯。”说完又喝了下去。“第三杯,致敬我们的友谊万岁。”

“好,这杯我们大家陪你。”所有人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大家坐下来。这次算是我们“侦探社”遭遇的最大挑战,不过一切很顺利,在警方的帮助下,顺利破案,硕博也没事了,李家也倒了。不过之后,李家在兴海市这么多产业,我不想就这么倒闭了,必尽关乎了不少人的工作岗位,生计问题,所以我和吴伯伯商量了,娱乐产业的部门由吴伯伯出面收购重组,资金我会从兴铖旗下的投资机构投资给吴伯伯的娱乐公司,而经济公司的部分就交给海兴的孟氏负责。不过我们的精力有限,所以我希望这部分的业务,以后交给香兰打理,你ok吗?香兰。”承云问到香兰。

“我没问题,这些文娱产业,我们女生最擅长,还有吴伯伯协助,肯定能搞定。”

“好,我继续说。除了李家的产业,还有许家,虽然许新顺和他老爸得到了应有的制裁,不过必尽他们家超市的大部分员工是无辜的,同时也是兴海市主要的连锁超市,这部分交给你振修,资金不用担心,超市的经营很稳定,只是暂时由你负责管理,没问题吧?”

“哈哈哈,问题不大,我总算可以有份正当的大吃大喝的工作了。”

“你小子,我就知道你喜欢,所以我们毕业后大家都有着落了,我呢,继续继承兴铖的产业,希望我们的几个人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和拍档。”

“希望我们“承云侦探社。”在未来的日子里,还能继续维护法制和正义,为兴海市谋求福利。承云我才是政委,别抢我的台词。”李香兰靠了靠承云的身体。

“好,李大美女说的对。来,这次李大美女也是经受了磨练,我们一起敬她一杯。”

“承云,还有我呢,虽然第二次绑架我不够资格,人家看不上我,不过我这些日子也是心惊胆战,还要当香兰姐的御用沙袋,我回家胸口都疼。”苏振修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酒鬼,我看你是怕我们一杯一杯的你没得喝了吧。”温硕博指了指酒瓶子。

“别乱讲色鬼,我今天可是带足了家当,舍命陪君子。”身体却很诚实的给自己杯子倒的满满的。

“香兰姐,您稍微注意一点,还有人呢,你这眼睛都快把承云吞肚子里了。”苏振修推了推李香兰,入座后她的眼睛可就没离开过承云了。

“瞎说什么,我是看看他恢复了没有,恢复了早点陪老娘去血拼,补偿补偿我这几天的精神损失。”李香兰毫不顾忌的继续拖着腮帮看着段承云。

“香兰姐,想看就让她看着,你喝你的酒,来我陪你走一杯。”温硕博拿起酒杯碰了一下苏振修的杯子。

“好啦,一切都过去了,大家又能聚在一起了,今天一定要开心,晚上在会所里吃好喝好,对了,我打算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找个地方去旅游吧?”段承云除了有任务在身,其实还是想在这次旅途中和香兰好好表白一次。

“好呀,承云你安排,去哪都行。”李香兰第一个答应了。

“既然香兰姐这么说,我更没意见啦,跟着你们有吃有喝,多开心。去哪不重要。”苏振修应和到。

“好的,那我就安排下去了,这些日子也让你们为我担心了,经历了很多别人都不能想象的事情,真的是刀山火海滚油锅,硕博,振修,香兰委屈各位了。这杯酒我要敬你们,因为我和李家的争斗,让你们差点都丢了性命。”承云倒上了满满的一杯,喝了个精光。

“少喝点你,你刚复原,这么喝伤口会出血的。”香兰关心的问到,其实经历了那么多香兰早就不顾及什么了,只是一直在等承云几时开口。

“我没事,谢谢你,香兰一直陪着我。”段承云深情的看着香兰,香兰又习惯性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哟哟哟,两位我看我们几个要不还是出去得了。”温硕博在一旁打趣着。

“就你话多,没看人家香兰姐,多开心吗?来来,陪你喝一个。”苏振修拉了拉温硕博的肩膀/

“我也受过伤了,就不能少喝一点吗?”温硕博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确实他之前也是被打的半死。

“我替温少喝了这杯。”这时平时都沉默的孙行倒是主动了起来。

“哈哈,小孙行,你的酒量可别自爆了呀。”苏振修看着孙行。

“没事的,感觉你们发生的一切我都没有经历,想帮什么却帮不上,说实话最没用的就是我,段少你们对我那么好,关键时候我只能在家里等消息,我很惭愧。”说完孙行就把温硕博杯中的酒倒到自己杯子里一口喝了下去。

“孙行,没事的,不是你没用,而是你是我们的技术支持,需要你在后方。”海兴安慰着孙行,他知道他的酒量并不好。

“谢谢孟少,没关系快毕业了,我多喝一点没事,早晚要进社会的人,不能老躲在你们的背后。”孙行说完又给自己倒上了,苏振修刚想拦着,只见孙行把整个酒瓶都拿到了自己手上,心里想着,孙行可真行,我都没尝够呢你倒是当矿泉水喝了。

“好啦好啦,慢慢喝这是威士忌,可不是普通的酒,今天让你喝个够。”温硕博把酒瓶拿了过来。

“嗯嗯,我再喝一杯,敬各位。”孙行这几下,搞得大家气氛也上来了,众人不得不的陪着他一起干杯了。没一会儿,孙行就躲到后面的沙发,躺着呼呼大睡了。

“自爆狂啊,把自己炸飞了。”苏振修看着见底的酒瓶,眼泪都快到桌上了。

“你就是心疼你的酒吧。”温硕博说。

“没事没事,我还有红酒,今晚都给你们开了。”苏振修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可是觉得亏大了。

“没事,苏少的酒没了,我还可以再开,让孙行休息一会儿。我们边吃边喝。”说完便发了个消息给楼下的珍姐。示意可以让服务员上菜了。

不一会儿一道道精致的菜肴便上来了,珍姐也来到了包厢。

“承云,海兴,振修,硕博,香兰,这次你们经历不少坎坷,这顿饭就当姐姐给你们的解晦气的。让姐姐请你们。”

“谢谢珍姐,在你这不付租金还常年占用,今天还要你破费真的不好意思呢!”温硕博拿着红酒杯喝了一小口。

“没事的,看着你们几个都能够独当一面了,姐姐也很开心,帮不上你们太多忙,做点好吃的慰劳你们还是容易一些的。来,吃着边吃边聊。”

“珍姐,这是东海大黄鱼吧?”苏振修除了对于酒很敏感以外,对于各类海鲜美食更是如数家珍。

“没错哈,特意让人准备的,就是给你们今晚备着,趁热吃这会儿最鲜美了。”珍姐拿起公筷和调羹为众人拆开了鱼肉,分别给他们的碗里放入了鱼肉。

“谢谢,珍姐。对了,珍姐其实你退隐这么多年了,有没有兴趣再出山呀?承云让我负责米瑞克的娱乐方面的事务,我对娱乐圈并不擅长,珍姐如果能在背后支持我协助我,我想这份工作会轻松很多呢。”李香兰突然想到了,前面答应的时候挺爽快,不过想想自己对于经商并没有那么擅长,如果能够让珍姐协助会顺利很多。

“这样呀。承云交给你,不得问问承云的意见。”其实王珍珍打理着会所这么多年,多少也有点无聊了。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她其实很乐意,又能帮到这几个弟弟妹妹。

“我当然同意,珍姐如果能够出山,我相信会事半功倍。”段承云其实也想开这个口,没想到香兰比他反应更快。

“好的,如果承云都愿意我出山,我自然没有问题。我一定尽力而为。”王珍珍满脸开心,自己又能在另一个舞台发光了。

“太好了,那我就不慌了,对啦,珍姐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到底一个艺人是演技和唱功重要,还是流量重要?我对于现在的娱乐圈也是有点看不懂,明明毫无演技,但是依然是各种头版头条。是不是现在年轻人的审美越来越没水准了?”

“对对对,我也一直很郁闷这个问题。”苏振修正一口一口吃着黄鱼,喝着自己的红酒。

“应该这么说吧,其实很多时候艺人也是身不由己,你们以为很多事只是艺人自己的问题,但很多时候也是一群人的决策。有时候艺人自己根本就接触不到外界,大部分都是经纪人和公司告诉他们的讯息,所以可能某个艺人很努力,但是自己的公司觉得努力的方向不对,必尽商业社会,没有什么比盈利赚钱更重要。所以做艺人的也无可奈何,当然时代不同了,我们那个时候都是苦出身,自己一定会很努力,无论是工作上还是为人处事。现在很多小孩子家里条件好,可能一出生就被各种光环包围了,就算进了娱乐圈也都有人保护,吃不起苦只想出名,背后一些公司拿了投资,肯定会以流量套现为主要目标,自然也不会在乎演技或者唱功这些事情了。”说完王珍珍的眼神里也透入出一丝无奈。

“嗯,珍姐说的对,商业社会利益至上,谁愿意苦心琢磨一个技术了呢,很多人哪怕不是很努力也能得到一个好角色,可有些人努力一辈子还是在很边缘的角色。但是,我还是喜欢珍姐那个时代,无论什么角色本质上都是演技,无论哪个歌手本质上都是一张张有质量的唱片。”段承云谈起娱乐圈的事情,也是乐此不疲。

“承云的见解非常中肯,我只能说大家都在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中吧。”孟海兴补充道。

“对,海兴这句话很有哲理,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中,这就是艺人的命运,你有实力可别人也看不到,你能力不行但是却被市场喜欢。”王珍珍看起来非常认同海兴说的,

“珍姐,那我希望当我们接管米瑞克集团后,我们的艺人一定要德艺双星,而不是空有流量,为人处事也一定要得体,要对得起每一个花钱的粉丝和背后的合作伙伴。”李香兰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世间的万物她总是希望变得更美好。

“哈哈哈,香兰妹妹,等你做了老板可能很多思路就会改变了,没关系有理想是好的,姐姐会扶持你的。”对于王珍珍这个老江湖自然明白,没有流量和传播在这个数字化的网络时代,是万万都不可能成为一个有商业价值的艺人,失去了商业价值,演技再好也只能待字闺中,唱功再强一年也不会有投资人给你赞助演唱会。

“以后,珍姐多教教我们家香兰了。”段承云可以补充了一句,他当然知道商场如战场,所以就是希望王珍珍能够在背后扶持好香兰,而自己则能通过米瑞克这个庞大的关系网络,更好的阻止“风铃”在各个领域的渗透和破坏。当然一家娱乐公司的经济收入,也是“青龙”需要的。

“一定,承云,我一定会帮助香兰的。”王珍珍端起了红酒杯,“姐姐敬你们一杯。”

“今晚的菜,你们一定要消灭干净,这个牛排也是我特意从东瀛国订购的顶级神户。尝尝哦!”王珍珍指着桌上已经被切割成数片的牛排,牛肉上的纹理清晰可见,条理分明确实是一块上等的牛肉。

“我去叫孙行起来哈,不然都要给你们几个吃光了。”李香兰走到沙发上摇醒了孙行,“快来吃点,你刚刚喝那么快。”

孙行回到餐桌,就看到自己的盘子里堆满了食物,“快吃吧!”香兰拍了怕孙行的肩膀。

“谢谢,珍姐。”孙行含羞的把头埋下去吃了起来。

“孙行还是我们几个里,最单纯的。”温硕博看着苏行想到自己,失去挚爱,知道父亲的死因,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一张涂满涂鸦的画了。

“对啦。承云你说毕业旅行到底去哪里呀?如果是去海边我可得准备点防晒霜,如果出国的话我们也得准备签证。”李香兰好奇地问。

“香兰美女不好意思,咱们毕业旅行就是近郊旅游,去松红区古镇游玩,吃吃美食在民宿里过过农家乐的生活,不知道您满意吗?”

“承云你可真小气,哼!”李香兰想还以为要去多浪漫的地方呢,原来只是近郊。

“香兰美女,别生气这次时间仓促,我的伤刚好,太远的地方怕是不方便。等过段时间我一定补偿一个欧洲豪华游。”

“好吧,原谅你了。”算了,只要和承云在一起去哪里都一样。

“嗯,放心,各方面我都会安排好,民俗一定是当地最好的,我已经安排包下了整栋的泳池民宿,还有各类美食好酒,早上爬爬山,晚上听听山间的露水声入梦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其实承云更喜欢在山林间生活,和大自然接近,身心会更加放松一些。

“承云,你咋只关心,香兰,你把超市的摊子丢给我,也不找人帮帮我。”苏振修正啃着一条大雪蟹的腿。

“放心吧,超市的事情我自然会安排人协助你的。”段承云也从盘里夹一条雪蟹腿到自己盘子里。

“那我就放心了,看来毕业以后的日子还是依然丰富精彩的。”苏振修嚼着雪蟹肉,喝了一口红酒。

“以后,大家都要继续努力,离开校园后又是一个新的舞台,虽然李家忘了,但是光明与黑暗是永远并存的,我们一定要做一群正直向上的好企业家。”段承云激励着身边的人,也在激励着自己,必尽肩负着“追风者”的重担。

“我相信有海兴这位军师在身边,大家一定不会走弯路。”硕博拍了拍海兴的后背。

“硕博夸奖了,我毕业后应该会继续从事心理学方面的研究,然后帮助各位,避免你们因工作压力过大,变成了精神病。”海兴说完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哈哈哈,海兴你也太搞笑了,放心我保证苏振修只会变成酒鬼,精神病和他很遥远。”温硕博大笑道。

“呵呵,放心你也不会,你还是继续变成色鬼。”苏振修业不依不饶。

“好,对了,承云紫蕊的身后事都安排好了吗?我想过几天去看看她。”温硕博突然又想到了紫蕊,很多天前也是这么多人,此刻唯独少了紫蕊。

“放心吧,哥们,我都安排好了。你去吧地址我等下发你。对了,王紫霞也苏醒了。你看你要不要也去看看,必尽她是紫蕊唯一的亲人了。”

“承云谢谢你们,对紫蕊和她姐姐的事情还如此上心的安排。”

“说笑呢!紫蕊也是我们的妹妹,紫霞虽然误入歧途,但是本质还是善良的,我们只是幸运一点出生于好的家庭环境,她们只是社会的受害者。”段承云从来都不会看不起任何人的出生环境,那没得选择,你没有经历过别人的苦难,就不要轻易去论断别人。

“嗯嗯嗯,我过几天去看看紫蕊,然后也看看紫霞吧。如果可以,我想是不是能安排她继续来吴伯伯那工作?”温硕博觉得紫霞好了,也需要一个工作,才能稳定生活。

“嗯,这个还需要高哥那头把案件的过程彻底调查清楚之后再看吧,虽然紫霞姐也是一个受害者,但是在法律上她还是需要配合调查。”段承云只是希望温硕博不要太着急于照顾紫霞的未来,给一些时间冷静一下。

“好的,这事之后再说,来,不缅怀了,我们喝酒。”温硕博端起酒杯,分别碰了一下承云和海兴的杯子。这一碰意义不同,必尽他们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而是“老八股”的“追风者”,“探风者”,“听风者”。

“干嘛呢,不带我和香兰姐的吗?珍姐也在呢”苏振修倒是发起了牢骚。

“好好好,大家一起走一个。”众人举杯庆祝,很久没有这么轻松写意了。经历了生死,方才知道谁是朋友谁是值得留住的人。很多时候繁华过去了,再看看身边的人,你才知道哪些人是你值得珍惜的。

酒足饭饱后,众人准备各自回家好好休息,总算可以彻底放下紧张的感觉了。

“承云,你负责送香兰姐走吧,她今晚喝了不少,这会儿可是真醉了。”苏振修自然还是屹立不倒,这酒量惊为天人。

“好。。。我知道了,司机来了,我带香兰先走了,你酒量好照顾好他们几个。孙行,你没问题吧?”承云扛着香兰,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今晚他也喝了不少。

“段少,我好了,你和香兰姐先走吧,我会看好孟少和温少的。”还好会所准备了轮椅,两个人这会儿正坐在轮椅上呼呼大睡着。

“好路上注意安全。”说完承云一个公主抱将香兰放入车内,就让司机开车走了。看着晕乎乎的香兰,承云内心也躁动了起来,不不不我得冷静,不能趁人之危。这时香兰似乎因为酒精的作用有点不舒服,差点要撞到前座。承云赶紧一把搂住将香兰搂在了怀里,只是这一下承云的血脉沸腾了,好香。看着在自己怀里的香兰,白皙的脖颈儿,曲线好看极了。不不不,我怎么能如此龌蹉,就算已经准备好了,也得等人家清醒了表白。

“兰,你好好歇着吧,这些日子让你为我操心了,未来的日子我一定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把能给你都给你。”可能是酒精的挥发吧,承云还是在香兰的耳边嘀咕着。只是他可能没注意到,香兰此刻的嘴唇微微的又不自觉的用牙齿咬了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