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和离后,替嫁医妃带崽宠冠全京城

关灯
护眼

122定情信物?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和离后,替嫁医妃带崽宠冠全京城!

她现在一个人要供养两个人,需要吃好吃饱。

“不错。”

白荏苒来者不拒,墨韶华给她夹的菜全部吃掉,一点不剩。

看着白荏苒吃的香,墨韶华便觉得开心,“回了王府,我好好赏赐一下这厨子。”

能让他的苒儿吃的开心,必须要赏。

白荏苒给他夹了一块菜,“你也吃,趁着天没黑透,吃了饭出去走走,我都还没看到别院的模样。”

来的时候直接进了这个小楼,别院的样子她都没看到,只觉得这小楼附近的景致不错。

怀着孩子的时候也不能吃的太好,不然到时候孩子大了不好生,吃了饭需要出去走走,控制一下体重。

“好,吃好了我带苒儿到处看看。”墨韶华又给她夹了块挑好刺的鱼肉。

两人吃饱了饭,墨韶华给她穿好披风,牵着她的手出了门。

太阳已经隐进了山峦,天边仅剩下细微红色云彩,天色这会已经暗了下来。

大雪还未化,整个别院银装素裹,亭台楼阁,看起来仿若仙殿一般。

墨韶华将白荏苒的小手握在手中,他的掌心干燥温暖,很是舒适。

白荏苒随着墨韶华走了会,发现这边竟然不比王府小,而且后院是连着山的,整片山坡这会都是光秃秃的小树。

白荏苒认出来了,那是没有了叶子的红枫。

树还很小,看着像是才种下不久的。

这个季节种树,存活率不高,真是浪费树苗。

不过,他定然是听她说喜欢枫叶,才会在这种下大片枫树的。

这男人,嘴巴会说,能骚能浪不说,做的事情也多,她算是捡到宝了。

她侧目望向身侧男人,他与这朦胧景致融为一体,侧颜美的有些不真实。

感受到白荏苒的目光,墨韶华看过来,靠近她耳边,轻轻咬了下她的耳廓,低声暧昧的问道:“我好看吗?”

在微凉的夜风中,白荏苒的脸倏然红了个透。

她羞涩的吞咽了下,转头白了他一眼,“好看,好看的不得了,比那头牌小倌还好看。”

墨韶华的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拉过来,贴在身上,咬着牙问道:“苒儿还知道小倌长什么样?”

看着他要吃人的模样,白荏苒忍不住笑了起来,脸颊梨涡甜腻,“你可真是小心眼,我每天都忙死了,哪有时间看小倌。”

“哼,本王心眼比针尖都小,苒儿眼里只能有本王一人。”

墨韶华傲娇仰起头,松开了搂着她细腰的手,重新将她的握在了掌心。

白荏苒笑着勾了勾他的掌心,“行,只看你一人,看到别人我就装瞎行吧。”

墨韶华对白荏苒的话甚是满意。

别院实在太大了,白荏苒与墨韶华走了许久,天都黑透了,才走了一半。

前面引路的婢女提着灯笼,朦胧中只能看到前路,别院的景色无法看清了。

墨韶华将白荏苒拥进怀中,温声说道:“明日白日再逛,天晚了,我们早些回房吧。”

白荏苒也不想逛了,便点了点头,“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

这别院太大了,她实在是逛累了。

“好几日没洗澡了,我想洗个澡。”白荏苒侧眸望向墨韶华。

“好,我让人准备。”

墨韶华对着身后跟着的下人招了招手,让他去准备。

白荏苒最近事情多,确实好多天没洗澡了。

回到小楼,在婢女的伺候下,在浴房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穿着墨韶华让人给她准备的寝衣就出来了。

寝衣是浅紫色的流光纱,虽说是纱衣,但是包裹的严实,倒是一点也不透。

她出来时,墨韶华正坐在案几边看书。

听到脚步声,他抬眸看过来。

佳人肤白如玉,腰身不盈一握,纱衣随着走动轻腰,身姿玲珑,美的好似山间的精灵。

他喉间一紧,放下手里的书,起身走到了白荏苒的身边,将她拥入了怀中。

“苒儿真美!”

他抱的白荏苒有些紧,白荏苒“啧”了一声,“我美我知道,赶紧去洗漱,不然我睡觉不等你了。”

这家伙,刚才亲的她嘴还疼,这会看着又要发那什么了似的。

她知道,她稍微迎合点,他还得折腾她一番,所以不能给他好颜色。

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

墨韶华笑着把白荏苒抱起来,走到床边,塞进了婢女收拾好的被窝中。

“好,我这就去洗,苒儿等我。”

墨韶华弯腰在她额上印了个吻,叹了声起身往浴房走去。

他知道还未成亲住在一处对白荏苒的名节有影响,可却根本不想放她离开,想每夜都将她拥在怀中。

白荏苒倒是觉得,她认定了的人,早睡一起晚睡一起都是要睡一起的,心里倒是没有任何负担。

她躺在被窝中,舒了口气,脑海中回忆着今日的事情。

墨韶华是前太子和舒卿的儿子,舒卿和淑妃是亲姐妹,也就是说,墨韶华和墨韶衍其实是表兄弟。

现在,皇帝不知道墨韶华不是他的孩子,那淑妃知道吗?

皇帝对墨韶华有猜忌,墨韶华如今的处境并不好。

想登上那个位置,要走的路还很长,而且可能一路荆棘,遍体鳞伤。

白荏苒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他什么,但她能帮上的,必然会全力去帮助。

“苒儿想什么这么入神?”

墨韶华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出神的白荏苒。

白荏苒想的太入神,墨韶华什么时候出来的,她都不知道。

她回过神来,对着墨韶华挑眉笑了笑,“我在想,回去要好好做生意挣钱了,趁着刚入冬,把今年冬天能挣得钱揣进口袋。”

“小财迷。”

墨韶华弯腰,满眼宠溺的笑着用额头顶了顶她的额头,“需要我的地方便开口,我的都是你的。”

白荏苒眉眼弯弯的看着他,“放心,我会看着办的。”

好像不用他的地方,他就不会插手了似的。

墨韶华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心满意足的抱住了白荏苒。

“苒儿,等我接你进王府。”

他担心白荏苒没有安全感,便想着给她个承诺安抚一下她。

他自己是有计划的,只是还在等时机。

“不着急,名分这东西可有可无的。”

白荏苒不执着名分,只要墨韶华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就好了。

她说完这句话,便发现墨韶华不说话了,脸色略微有些不好看。

四目相对,她觉得墨韶华的眼神很是复杂。

蜡烛发出“噼啪”声响,拉回了白荏苒的神思。

她望着墨韶华,无奈的笑了声,“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希望我缠着你要名分?”

这男人,真是让人看不懂。

听到她的话,墨韶华笑了起来,“我自然是希望苒儿缠着我要名分的。”

他摸了摸白荏苒的小脸,凝眸盯着她,“说起来,苒儿都没给我定情信物呢。”

“定情信物?”

白荏苒想了想,自己身上还真的就没什么能给墨韶华的。

墨韶华修长的手指伸向她的脖颈,如玉的手指勾住她脖子上的红绳。

她突然明白过来,墨韶华这是看上了她脖子上这块玉蝉?

她想了想,认真的看着墨韶华,跟他解释道:“这个不行,我娘视她如命。”

“为何?一块玉而已?”

墨韶华是在套白荏苒的话,确定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