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重生后被病娇魔王疯狂撒糖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三章 以一敌三万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重生后被病娇魔王疯狂撒糖!

「他娘的!那个狗太子!他算是个什么鸟儿东西!」

鲁奎达破口大骂!恨得咬牙切齿!

方才他们率大军正准备进入空桑山西南山谷,那里地势平稳,不易匿伏,亦是通往浔江城的捷径之一。

倏然!

皑皑雪地中窜出数不胜数的大耀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逼到东南山谷入口!

由于大耀军攻势太猛!加之猝不及防!他们只得边战边转移,速速往东南山谷进发!

许是常年征战沙场培养的敏锐观察力,鲁奎达很快便发觉出不对劲儿!

大耀军的攻击仅集中于前方军阵,后方军阵直直杵在那儿一动不动!

鲁奎达颇感狐疑,抽了个间隙跃上高地,才得以看清……

后面那「不计其数」的大军竟都是假的!实乃一张巨幅画布!上面绘制着栩栩如生的军队画面!

恰逢大雪蔽日,雪烟茫茫,若不仔细看当真辨析不出!

鲁奎达猛地反应过来!

他们中计了!

于是乎,他迅速找到已被吓尿的太子徐皓元,灼声禀报:「启禀太子殿下,我们中了埋伏!请您下令!冲出包围圈!否则我们将全军覆没!」

「放屁!那大耀军一个个儿跟吃了火药似的!哪里有假?!这条路不是好好儿的吗?赶紧走这条路!快啊!少跟本殿啰嗦!再讲废话本殿砍了你!」

言语间,徐皓元满面横肉悚得直颤悠,浑身腥臊之气。

若非冬日棉衣厚重,怕是衣袍上的尿渍已展露无遗。

鲁奎达虽身为将军,但此次出征由太子殿下统帅,因而唯有徐皓元方能对大军发号施令。

眼看他们即将进入东南山谷。

鲁奎达急得冷汗直流,逼不得已之下,他决定放手一搏!管他娘的蠢太子死活!再不走他们都会死在此处!

他提嗓大喝:「我们中计了!相信本将军的随我杀出去!!!杀啊!」

素日里,鲁奎达与将士们同吃同住,丝毫没有身居高位的架子,故此军中追随他的士兵不在少数。

闻得将军命令,三万士兵这才跟他一同杀出包围圈,而余下的二十多万大军,则与太子徐皓元一同深入泫宸魈与风水浚布下的陷阱中。

待他们终于回过神,已彻底被雪崩与野兽吞噬!

鲁奎达边骑马边骂娘!

走一路骂一路!

夯货太子!蠢驴太子!肥膘太子!那些都是与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兵!竟因徐皓元错误指挥而被人摆了一道!

他岂能不痛心?!不生气?!

看来眼下只有攻破浔江城,方能纾解心内烦闷,也可为皇上证明!那愚笨太子狗屁不是!他才是功臣!

正当他们疾速赶往浔江城的途中……

一道凛寂英拔的身姿,拦住去路。

霄色映暖枯枝上。

零落满衣飞玉尘。

天将暮,璇花舞,时听雪洒万物。

淅沥萧萧,连翩瑟瑟。

他驻马而立,傲雪凝霜。

寒飔拂过。

他的墨发卷携碎琼乱玉流风回雪,恣意荡漾。

他的瑾玉面庞冽漠如故,剑眉刃目,杀意泄露。

他一手牵缰,一手持长剑。

长剑锋芒逼人,淬劲凌厉,却不及他眸海内的戾鸷,直叫人心生颤栗。

他身披明光铠,金灿熠熠,亦是这天地万物间的唯一色彩。

雪,愈下愈大。

覆满他精壮宽肩。

掩盖他浓密长发。

他孤身一人。

气势却抵得过千军万马!

见状,鲁奎达完全懵了个透!

适才他看清前方拦路之人,便立即遣小兵查探周围是否有伏兵,可小兵回来后竟禀告他根本没有!

仅有他一人!

震惊之余,难免敬佩!

此人他自然认识!

大耀清凛王!泫宸魈!

相传他残暴凶狠,武功超群,剑术更是难以有人企及!

如今看此架势,这男人打算单枪匹马拦截他们?

他们可是有足足三万余士兵!

这不是开了天大的玩笑吗?!

思于此,鲁奎达冷嗤一嗓,扬声念道:

「本将军佩服你的勇气!劝你莫要做无谓挣扎!如若不然,本将军便割下你的人头,挂在大耀皇城菜市口,让你们的百姓都瞧瞧!你这狂傲小王爷不自量力的下场!」

言落半晌,鲁奎达得不到泫宸魈半字回应!连目光都未能分他半丝!

他本就憋着一肚子火儿!

这回也算能痛快发泄一下!

他拔出佩剑,指向雪中静立的泫宸魈,狂怒咆哮:「他娘的!给老子杀了他!谁取下他首级!本将军重重有赏!!!」

「杀!!!」

溟幽大军气势如虹!纷纷扬起手中佩刀向前方形单影只之人攻击而去!

只见泫宸魈敛眸提剑!御马疾奔!单骑闯入敌人军阵中!

以一破万军!

以一敌三万!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就是浔江城最后一道防线!

他就是大耀最后一道防线!

他最疼爱的小姑娘还在浔江城!

他拼上这条命!也要保护她!

……

与此同时,浔江城。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寒霜雪满地,卿人思君忧难抑。

暮霭沉沉,硝烟弥漫。

风水清无心用膳。

她立于浔江城楼之上,踮脚远眺,望眼欲穿。

虽然大雪将天地之间化作雾茫茫一片白,她却还是想看!她能看清!

她的魔王,她的大哥。

在前线浴血奋战,浴血杀敌!

她要在此处等,等他们平安归来,等他们凯旋!

倏尔!

腹中被重重踢了一脚!

风水清滞神片刻。

以为是感觉有错。

紧接着,腹中的小家伙儿似证明般,再度做出动作。

她登时泪覆满容,这还是她首次感受到小珏儿在腹中活动。

他们的孩儿,他们的小珏儿。

风水清唇畔泛起幸福涟漪,攀上小腹轻柔摩挲,泪仍止不住地往下流……

「小珏儿,爹爹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娘亲,一定会回来。」

……

血色残暮,尸横遍野。

败鳞残甲满天飞。

形似战罢玉龙三百万。

杀气夕时作阵云。

雪声簌簌伴马鸣。

泫宸魈拄剑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吐出一大口鲜血。

眩目的红,刺眼的白,紧紧相融。

他的瀑发再不柔顺,被鲜血浸透凝结成绺,紧紧贴于额鬓之间,发梢不停向下滴血。

他气喘吁吁,竭力平稳气息,每呼吸一下,胸口便会传来剧痛。

他身上的明光铠,已被染为金橙色,几道黑黢黢的残洞向外汩汩涌血。

他所站之处,地面上厚厚一层积雪,早已被鲜血融化。

而他身周,是小山般的敌军尸首。

数以万计,层层叠叠。

泫宸魈深吸一口气,提起长剑蹒跚前行,每一步,都踏着一具冰冷尸首。

剩余的溟幽士兵将他围于中间,皆在伺机而动,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方才亲眼见识到这男人……浴血厮杀的恐怖模样!

犹如刚从地狱里爬出的厉鬼!

他只有一个人!只有孤身一人!

却杀了他们三万余士兵!那可是装备精良的整整三万余士兵!

当前仅剩不足百人!

明明他已身负重伤!

似乎下一秒便倒地不起!

可他还是用剑强撑着身体!

他为何不倒下去?!

为何连站都站不稳,却还逼着自己不倒下去?!

一直在冷眼旁观的鲁奎达,此刻同样惊掉下巴!

他从军十几年,初次目睹一个人在毫无支援的情况下,独自斩杀三万名士兵!

他……他是人类吗?

他是恶鬼吧?!

惶遽之间,鲁奎达一眼没照顾到,便又有十几名士兵死于泫宸魈剑下。

他吞了吞口水,维持着硬气念道:「小……小子,给你个机会!你若现在投降本将军可饶你一命!别忘了本将军还未出马!这些小兵与我的身手相差不止一个等级!」

泫宸魈缄默不语,继续挥剑出击,锐刃落下,血光四起!

他深知自己快要撑到极限!

可他不能倒下!

他必须坚持!!!

「你这小子执迷不悟!休怪本将军不客气了!」

鲁奎达翻身下马,他自诩并非乘人之危之人,既然要战!那便一对一公平而战!

他喝退一旁围着的小兵,拔剑出鞘,踏雪迎前。

早就吓哆嗦的小兵们似抓住救命稻草,赶忙退到一边!

他们当真是怕了泫宸魈!谁也不敢再去挑战他!更不想死于他剑下!

这个男人,定是恶鬼!

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索命鬼!

偌大雪地中。

银粉玉屑,血琼交织,双影相峙。

鲁奎达银甲湛湛,掂了掂掌心剑柄,舒筋松骨,蓄势待发。

泫宸魈金甲璨璨,攥紧长剑,凤眸愈发冽然,杀戾漫漫。

鲁奎达率先出击!他喝嚷一声为自己鼓劲!举剑向泫宸魈狠狠刺去!

泫宸魈掀剑抵挡,手腕一拧,反守为攻!

他的剑速疾如闪电!破风之音窣窣飒飒!听得鲁奎达心惊!

鲁奎达来不及以剑相挡,抬臂硬生生挨住一击!鲜血瞬时滴落入雪地。

泫宸魈乘胜追击!横剑阔劈!复又向鲁奎达膝盖斩去!

「啊!哈!」

鲁奎达以声造势!一个翻身用脚背改变长剑方向,顺势向泫宸魈脚下扫踢!

泫宸魈失血过多,此刻已半清醒半昏迷,恍惚之间竟当真被扫倒!栽倒于地。

这一倒,他身子里铆足的力气陡然倾泻干净!四肢发僵,后脊发软!

他欲翻身而起,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起不来!

糟了!

下一秒,鲁奎达的长剑已向他胸口刺来!

「铛!」

长剑嵌入明光铠!发出轻微脆响。

泫宸

魈胸口一沉,心弦骤时绷紧!

他要死了吗?

他的小姑娘。

还在等他啊……最新网址:www.liangyusheng.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