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万界大表哥

关灯
护眼

第253章 伽椰子来了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万界大表哥!

到了第二天,沈行知竟然没有在学校看到世界,问了一下才知道,西园寺世界竟然请了假。要知道距离考试都只有十来天了,这时候还请假不到学校,肯定不是遇到了一般的事。世界没来学校,诚哥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沈行知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放学后沈行知要诚哥跟他一起去找世界,这家伙一万个不情愿,沈行知想了一下也没强求,知道这时候诚哥出现在世界面前,或许也并非好事。既然决定管一管这事,沈行知就自己去找世界了,他打听过世界的住处,也知道平时放学或者放假,世界还会去一家快餐店打工。来到一家快餐店,沈行知很快就看到了世界的身影,她没去学校果然在店里,身上的校服也换成了餐厅服务员的衣服。对于世界这种在某些方面很懂事的孩子,沈行知没有看不起她,至少在生活方面世界比诚哥强太多了。沈行知走进店里,看到世界正低头忙碌着,她可能是真有心事,直到沈行知都走到附近她都没发现,还在低着头切着水果。世界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切着凤梨和火龙果,不知道为什么,拿着刀的世界给沈行知一种很危险的感觉。“面对富江都没有这种感觉,果然这个世界不简单啊!”沈行知心中思量着,他说的世界既是眼前的西园寺世界,也是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需要什么自己扫码点单。”世界头也不抬的说道,显然是察觉到了有人来,但是她没看到是沈行知。“你没有怀孕,为什么要骗伊藤君?”沈行知站在距离世界不到两米的地方,开口就是一句很直接的质问。沈行知其实并不能确定世界有没有怀孕,这样说不过是想诈一诈世界。世界听到沈行知的声音,很意外的抬头看向沈行知,然后她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很失望的对沈行知说了一句:“竟然是你这个做朋友的来,他为什么不来?”当世界放下水果刀后,沈行知感觉那种危险的气息立刻消失了,感觉还挺神奇的。“如果真的怀孕就去打掉吧,没有的话就跟他说清楚,伊藤君的性格是很难做决定那种,你不要把他逼得太紧了。”沈行知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世界说道。“他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吗?我只是太爱他了,真的好怕失去他。”西园寺世界一脸深情的说道,这正是少男少女为爱痴狂的样子。沈行知其实挺无语的,他知道世间对诚哥的爱已经开始逐渐扭曲,这是将要变态的前兆。“你如果真的爱她就该坦诚一些,如果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忙的话请开口。”沈行知确定了世界没有怀孕,也没有多说什么,大抵还是一些常见的话。说完这些沈行知就转身离开了,不过他刚转身,世界又叫住了他:“行知君请稍等。”沈行知停下了脚步,他还没转过

身,世界就继续说道:“作为伊藤君的朋友,你会祝福我们吗?”这个问题再次让沈行知无语,甚至他都没办法回答。我祝福你个鬼,这是个悲剧的结局,让我怎么去祝福?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沈行知希望诚哥和西园寺世界还有桂言叶最好不要认识。“现在谈这些会不会太早了?你和伊藤君其实都还没独立,如果过几年你们真正的独立了,那时候你们还在一起的话,我会很确定的回答,祝你们幸福。”沈行知很理性的回答了西园寺世界。这些话都没毛病,西园寺世界也觉得没毛病,仔细一想她和诚哥都还是孩子,或许自己确实有些不理智了。接下来几天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了,第二天世界就回到了学校,而沈行知就是白天到学校上课,晚上就在V信上要么和富江骚聊,要么就是和白梦妍瞎聊。而在和白梦妍瞎聊的时候,沈行知还真萌生了一个想法。“你成绩好的话,可以报考大陆的大学啊,像你这种情况,很可能获得全额奖学金的,而且能以很低的分数进入名校。”这是白梦妍不经意间对沈行知说的。“又是出口转内销这一套啊,你这个建议倒是真不错,这套路你玩的溜啊!”沈行知还有些佩服这个龙套女演员了,这个思路确实很好。四岛现在虽然只是大国的一个省,但是各项政策制度还是有明显的倾斜,有些像早期的港岛。像沈行知这种拥有四岛户口的学生来说,报考大陆的大学确实有很大优势。“你是不是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大陆了?如果我回大陆读书,我们还可以一起回去。”沈行知好像已经决定了。白梦妍回复了一个问号,然后连字都没打,直接发了一段语言过来:“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好好考虑下就决定了?可别后悔啊!”“我孑然一身,去哪都一样,就像你说的那样,去大陆上大学对我好处很多,我没理由不这样选啊?”沈行知也懒得打字了,直接一段语音回过去。这一次白梦妍没有马上回消息,估计被沈行知那句孑然一身整懵了,她并不知道沈行知的情况。沈行知现在认识了这么多人,老实说也就这个白梦妍算是正常人。白梦妍暂时没有回复消息,不过此时富江给沈行知发来了一个消息。首先是一张手机照片,图片里是一个海边的夜景,漆黑的海岸和近处的路灯形成了鲜明对比,看上去有些意境,但仔细一看又感觉有些恐怖。照片之后富江接着又发了一段文字:“这是长岛的夜晚,没有京都的喧嚣,但是很适合一个人走一走吹吹风。”“怎么突然这么文艺?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和男朋友手牵手走在海边吗?”沈行知开始调侃起富江来,他觉得这样和一个终极恶灵聊天也很刺激。“我是一个人,不信你看。”富江很快回来了消息。随后又发了一张照片,这次是

富江的自拍。沈行知看到富江站在路灯下,身上穿的是校服,海风吹拂着她的衣衫和秀发,看上去很青春靓丽。照片中确实只有她一个人,甚至整个画面里都找不出另一个人。看得出来自拍时富江很高兴,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可是沈行知注意到,在富江的嘴角,有那么一点细微的红点。富江没有涂口红,那红点看上去更像是没有舔干净的血迹。“你看起来很高兴啊,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沈行知顺着自拍继续聊了下去。“刚才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姐姐,她请我喝了杯奶茶。”富江依旧很快就回了消息。沈行知嘴角轻轻一笑,心道:“是一个很好吃的姐姐吧?”他估计富江这么高兴,肯定是又吞噬了另一个富江。也不知道现在的富江有多强了?后面又随便聊了几句,沈行知主动结束了对话。很快就到了考试的日子,这天一早伊藤萌子特意连沈行知的早餐都准备了,一大早就来叫沈行知。盛情难却之下,沈行知去了伊藤家,不得不承认伊藤萌子人真的很好。早餐后伊藤萌子还开车将诚哥和沈行知送到了考场,这才去医院上班。考试对沈行知来说毫无压力,甚至那些试卷一点难度都没有,要不是他怕被科学家抓去切片,故意写错几道题,轻轻松松的就能考个满分。两天后考试结束,此时距离出成绩还有十天左右,然后填写报考院校又是半个月后,这段时间是所有毕业生最放纵的时候。榊野学园的同学也组织了几场聚会,沈行知去过一次,而后就没去了。这段时间他也很少见到诚哥,这家伙也没有主动来找他,不过从诚哥的朋友圈沈行知发现,他和桂言叶还是走到了一起,只是还不清楚两人发展成恋人没有?沈行知很想去关心一下诚哥,顺便关心一下西园寺世界,因为这个时候世界肯定备受打击,极有可能此时黑化,然后手持水果刀手刃诚哥。但是沈行知现在也没时间,因为伽椰子和她父母到了京都。沈行知是亲自到机场迎接伽椰子一家的。接上他们后,沈行知没有带他们回家里,而是在家附近提前订了一家星级酒店,这接待也是相当的到位了。这是沈行知第一次见伽椰子,现在的伽椰子看起来还很正常,就是一个眼神有些忧郁,气质很文静甚至腼腆的女生。见面会沈行知才知道,伽椰子只比自己小一岁,今年正好也高中毕业,过段时间成绩出来,很可能也是大学了。“伽椰子表妹有没有想好读哪所大学?”在前往酒店的路上,沈行知主动与伽椰子说起了话。伽椰子低着头,被沈行知一问竟然显得很紧张。“伽椰子想来京都,如果成绩理想的话,就报京都大学或者晚稻田大学。”伽椰子还没回答,她的父亲就先回答了。“哦,看来伽椰子表妹的成绩很好。”沈行知笑着说道,这两

所都是名校,还真不是一般人想读就能读的。“发挥正常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到时候还请行知多多关照啊,你们可是亲戚呢!”伽椰子的母亲也跟着说道。“一定一定,那都是应该的。”沈行知连忙说道。很快就来到了酒店,沈行知先帮他们办理了入住,而后又在酒店餐厅订了一个豪华包间,算是为这一家人接风。这顿饭是中式日式混合的,饭桌上沈行知还与伽椰子父亲喝上了酒,几杯酒下去,伽椰子父亲对沈行知就赞不绝口,两人差点就拜把子了。“行知啊,姨妈就你这么一个侄儿,但是姨妈家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年为了供伽椰子读书,我们日子过的也很紧,眼下伽椰子就要读大学了,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姨妈在你面前也不装,希望你能帮一帮表妹就帮一帮。”酒过三巡后,伽椰子的母亲找了个机会开口。沈行知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家子来见自己,肯定不是单纯的走亲戚那么简单,感情这是来要钱的。“这是小事,一家人好商量,今天咱们先不谈这个,好好的吃好好的喝,你们也难得来一趟京都,就留下多玩几日,去逛逛街,一切费用都包在我身上。”沈行知没有说伽椰子学费的事,而是慷慨的让他们先玩几日。伽椰子父亲听的是心花怒放,一脸醉意的直呼沈行知仗义。这顿饭吃到很晚,最后伽椰子父亲喝的酩酊大醉。离开时伽椰子母亲让伽椰子送一送沈行知,这个忧郁腼腆的女孩紧张的跟在沈行知身后,说是送看上去却像个跟班。到了酒店大堂外,沈行知笑着对伽椰子说道:“不用送了你回去吧,今天累了一天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带你们去附近几处景点转转。”伽椰子好像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等到沈行知挥了挥手与她告别,她也跟着挥了挥手。不过沈行知转身走出了两步后,伽椰子又忽然叫住了沈行知。“表哥......”这两个字伽椰子好像练习了很多次,最后也是挣扎了许久,鼓起了勇气才喊出来的。好久没被人叫表哥了,沈行知听着感觉还很亲切,然后转身看向伽椰子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伽椰子低着头,声音很小,明显很紧张。“当然可以,我可是你的表哥。”沈行知给了伽椰子一个很温柔的笑容。伽椰子看到了沈行知的表情,听到这句话她也心中一暖,而后上前几步走到沈行知跟前,深吸了一口气后对沈行知说道:“请表哥不要给他们钱,如果我能读大学,可以靠自己打工供养自己的。我的母亲是个赌***亲是个酒鬼,即便表哥给了他们钱,那些钱也不是给我读书用的......”说完这些话后,伽椰子对着沈行知深深的鞠躬,又说了最后一句:“拜托了!”“这样啊?我都知道了,谢谢你告诉

我这些,现在我知道你是真把我当表哥的,那么你的事表哥就不会不管,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沈行知伸手扶起伽椰子,看着对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