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

关灯
护眼

第266章 长缨出鞘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

长缨军、天策军、左威卫、右威卫,左武卫、左金吾卫……

虽然整个兵部加上整个禁军都已经竭尽全力的,但是在有限的时间内,也只有两军四卫完成了整个建制。

至于剩下的两军八卫中,编制最完整的羽林军也缺编三成左右,至于人数最少的左、右骁卫,左右卫甚至只是搭建了一个框架而已,至于缺额的部分,则是需要在几个月之内补充完成的。

金吾卫是要留在长安卫戍京城的,左威卫要去萧关,右威卫要去散关,天策军要去陈仓,那现在能跟随自己出征也就没什么选择的空间了。

长缨军加上左武卫成为了郭戎现在唯一的选择。

满打满算三万人,看人数绝对称不上多,但是在郭戎看来这足够了,当然不够也没办法,再不出发,李愬大概率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一刻钟的时间,确定了出征的兵马,人员,又一刻钟的时间,安排完毕了后续的兵力补充以及备战情况,然后,郭戎离开禁苑,直奔兴庆宫。

当郭戎抵达兴庆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变暗,在已经有些昏暗的光线中,皇帝李纯的车仗依旧格外的扎眼。

看着李纯的车仗,郭戎无奈的摇了摇头,李诵不在长安的时候李纯的存在感或许还强点,但是真正的话事人回来了……

随即,郭戎也不在多想,直接迈步而入,结果看到了正谈笑风生的一对父子皇帝。

看到郭戎报名而入,李诵哈哈大笑。

“哎幼,郭大将军你可算来了,我们可是等了你整整两个时辰,你要是再不来朕都准备派人去找你了!”

“陛下,辽东来人了!”

“哦,说说!”

“辽东乱了!”

“辽东乱了?”

“是的,陛下,比预期的乱的要严重的多!”

一瞬间,笑容从李诵的脸上隐去。

“准备好了出征了?”

“是的陛下,臣准备今天晚上就出发。”

“这么着急,明天都等不到?”

“陛下,说实话,就算现在就出发,臣以为也救不下辽东的边民了,新罗、百济、渤海、契丹等等所有人一起发难,这绝对不是偶然。”

“臣感觉出了有人在运作和推波助澜的情况,以现在的局势,很有可能会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规模的大乱。”

“嗯,”李诵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早点出征吧,这一次是大军出征,朕就不给你添乱了,带的兵马够么?”

“长缨军加上左武卫!”

“这么少?够么?朕记得按照你的计划现在,天策军和左右威卫应该也已经准备就绪了,吐蕃人……”

“陛下,不可!”

“陛下,臣还是那句话,长安才是整个大唐稳固的基础,只要长安没出问题,只要关中依旧安定,我大唐就有足够的底气。”

“那你还需要什么?”

“臣想要临机决断之权另外加上河北道、河南道兵马调动的权力。”

“啧!啧!啧!郭戎,河北道、河南道兵马的调动,外加临机决断之权,天子,能给提供么?”

带着笑容,李诵一边惊叹一边看向了身边的儿子。

说实话,郭戎所要的东西有点超出李纯的预期了,原因只有一个,在理论上郭戎所需要的东西权力太大了,甚至碾压巅峰时期的安禄山。

一旦真的把这权力给了郭戎……

最初李纯还有些犹豫,但是想到了今天下午,在自家面前的时候,郭戎没有任何掩饰的行为,再看看自己父亲满眼的鼓励。

“自然没有问题!不过郭戎身上的兵部左侍郎似乎撑不起一个行军大总管。”

“哦,天子想要如何?”

紧接着,李纯亲自挥笔,看到上面所写的内容之后,太上皇李诵释然,轻轻的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膀,学着郭戎曾经的样子,举起了大拇指。

李纯和李诵这一对父子的表现让郭戎颇感意外,直到郭戎看到了李纯手书的内容之后,整个人都是一阵懵逼。

当郭戎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一阵懵逼。

长缨军大将军、兵部左侍郎郭戎授检校兵部尚书,进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加河北道、河南道黜置使,兼河北道、河南道、河东道行军大总管……

“好了,张泰成,你亲自去,送中书门下,让他们今夜必定审核完完毕!”

“陛下,臣还想请一道敕令!”

“嗯?怎么这还不够,还要敕令?”

“陛下,我大唐历来怀柔,然……畏威而不怀德……”

“你想干什么?”

“臣想让所有人在产生异心之前,好好的思考一下,他们到底有没有能力承受这一切的代价!”

两位皇帝用惊讶的目光同时盯着郭戎。

“你可以知道,”

“*******,*******!”

“好,就凭借这句话,朕给你……”

“父皇,三思啊,这样一份敕令不难,但是一旦发出了,无论是父皇还是郭戎,恐怕都会背上屠夫的骂名。”

“哦,是么?”

听到李纯的话,李诵表现出了一种玩世不恭、不以为意的笑容,然而看到李诵如此不以为然的样子,李纯一下子就急了。

“三思啊,父皇,帝辛、始皇帝、武安君、冉闵……父皇三思啊!”

“父皇世人皆愚钝,此诏一处,父皇必定为千夫所指,必定为世家、豪门所指摘,当世尚且如此,而百年后,儿臣恐怕……”

自己的话被李纯打断了,但是李诵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不满,相反,看到自家儿子急切的表情,听到自家儿子关心的内容,李诵第一次在皇族中感受到了那种叫做亲情的温暖。

他知道自家的儿子说的没错,但是他也知道郭戎说的没错。

如果说今天李纯没有如此的表现,自己会不会下狠心如此尚未可知,但是现在,李诵感觉自己的很值得。

被逼退位这种事都经历过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反正在草原上,已经进行过一次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而且,恶名如果真的能和郭戎说的一样震慑宵小,守护大唐,他李诵不介意让自己下十八层地域。

至于李纯,既然父慈子孝,不妨所有的恶名让自己承担下来好了,把屠夫、残暴、暴政的恶名留给自己,留给李纯一个光明正大、无可指摘的大唐皇帝。

李诵觉得“元和中兴”是一个不错的称呼。

……………………………………………………………………………………

子夜刚刚过,长安城北的芳林门被轰然打开,一队骑兵直接从城门冲出,直奔禁军的大本营禁苑之中。

此时的禁苑之中静谧无声,长缨军、天策军、羽林军、神威军,四座大营中只有一队队的巡兵手持火把在不停的巡视。

相比较羽林军、神威军有些空荡荡军营,长缨军的平时的训练场以及空地上已经停放了数以百计的四轮马车。

长缨军大营南侧,鼾声如雷的营房之中,甲胃、兵刃摆放的整整齐齐,在墙边的武器架上,一排排的陌刀寒光毕露。

在房间中央的几桉上,摆放着整整一排的家书,当然在长缨军中,也有人称呼它们为遗书。

在宽阔的营房中,一个看起来非常年轻,但是高大魁梧的身影正在不停的巡视。

一排,两排,走到最后的时候,将被子压在身下,手里攥着狗牌,睡得四仰八叉的新兵蛋子映入了林宇的眼前。

这家伙跟四年前的自己何曾的相似,记得当时从长安出发,前往泾州之前的那天晚上自己好像也是睡得如此。

微微一笑,帮这个叫做班赋的生瓜蛋子把被子盖好,林宇听到了营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回头看去,借助外面微弱的火光,林宇看到了那个身影,那是自己的指导员。

“连长~连长~”

声音不大,但是穿透力足够,再配合指导员的手势和动作,林宇迈步走向门口。

“怎么了,泽明?”

“大将军已经回营了,天亮之前出发,寅时吹起床号,通知所有连以上军官到大校场集合。”

………………………………………………………………………………………………

“参加过兴庆宫防守战的举手!”

此时的长缨军大营中央校场之上灯火通明,可以承载几万人的校场上却有些空荡荡的,因为此刻站在这里的只有来自长缨军以及左武卫的几百名军校。

面对郭戎的询问,至少百人,高高的将自己的手举过了头顶,而这差不多占到了总人数的三成。

数了数人数,郭戎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啊,从兴庆宫活下来的家伙,能活到现在的最起码也到了连长的级别,等同于这一次军职、军衔改革之前的团校尉了。

“不错,没想到还有有这么多老伙计活到现在,如果这一次,我们能活着回来,我请你们喝酒!”

“好了,放下手吧,参加过泾原、泾州之战的举手!”

这一次,超过七成的人举起了自己的手,从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比如曾经愣头青的郭戎依旧满意的了点头。

“好,都是好样的!接下来,跟着李愬将军突袭过郓州的举手!”

两成左右,郭戎从举手的人之中看到了自己非常熟悉的李炎,稍稍点头示意。

“好,被编入了北征军,随本将和太上皇出征过漠北的举手!”

这一次,除了零星的几个人,剩下的人几乎全部举起了自己的手。

“好了,所有人都放下手吧!”

当所有人的手都放下,场面恢复了平静,郭戎缓缓开口。

“不管你们现在属于哪一支部队,但是我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跟着我打过仗的,有的在长安,有的在萧关、有的在泾州,都死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侦察营的兄弟已经把河北、辽东的消息传回来了。”

“只不过,传回来的消息很不好,河北道非常混乱,而辽东则可能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无数属于大唐的子民正在被疯狂的杀戮和劫掠!”

“而我们的目的地就是河北,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辽东,当然,这是我们出征的目的,而不是我今天将你们召集到这里的目的。”

“我知道作为大唐的卫士,你们不害怕艰苦的战斗,我知道你们不害怕战死沙场,我知道你们训练有素,我们知道你妹无所畏惧,我知道你们从加入长缨军,立下誓言为大唐而战的时候我们的生死就已经置之度……”

“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们,仅仅只有这些,不足以让你们守护好大唐!因为我们的敌人不仅仅来自一个方向。”

“昔日我大唐无敌于天下,安史之乱我大唐沉沦数十载,但是现在我大唐又踏上了复兴之路,但是,有太多的人不愿意看到我大唐重新复兴!”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的敌人有大唐的藩镇,卢龙、魏博、成德,有来自山东的豪族,有来自辽东的异族契丹、靺鞨、高句丽,我们的敌人还有来自东瀛的倭人,当然我们的敌人还有潜伏在大唐之中的一个个阴谋家和野心家们……”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本次出征,我们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我们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我要告诉你们如今的大唐举世皆敌!”

“我问你们,有人想要阻拦我大唐复兴,你们答应么?”

“不答应!”

“昔日我大唐初立,高祖、太宗、卫国公披肝沥胆,横扫天下,才有我大唐昔日之荣耀。”

“如今我汉室当荣,大唐当兴,你们可愿意随我为大唐肃清魑魅魍魉,横扫妖魔鬼怪,为大唐打出一个朗朗乾坤!”

“愿意!

!”

群情激愤之下,郭戎伸出双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后从身后的近卫手中接过一张圣旨。

“传太上皇敕令!”

声音一出,在场的三四百长缨军军校齐齐双膝跪地。

“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凡唐旗所展,兵峰所至,皆为臣妾!

凡内外诸夷,敢称兵者,皆枭其首,斩其颅,焚其宗,赤地千里!

凡四方胡虏,有敢犯者,必毁其城,亡其国,灭其种,绝其苗裔!”

在深夜的禁苑之中,一声又一声洪钟一般的声音直冲云霄。

在这连绵不绝的声音之中,悠扬的军号声响起,原本沉寂于黑夜中的大营瞬间被唤醒,灯火随之点燃,着衣,配装,出营,准备,整个大营进入了一片忙碌之中。

两个时辰的时间,完成了所有的准备之后,当百万长安市民还处于梦想中的时候,长缨军大营的营门轰然洞开。

在一面硕大的、高高举起的大唐战旗的引领之下,长缨军离开了大营。

与此同时,重建之后的左武卫也在同一时刻走出了营门。

当太阳跳出地面的时候,左武卫和长缨军在长安以东十里亭完成了汇合,一支人数超过三万人的庞大队伍已经出现在了长安以东的官道上。

随着长安城门打开,一队骑兵勐然从大门突出,直接朝着正在大军狂奔而去,很快追上了目标。

看到来人是张泰成,郭戎微微一愣。

“太上皇还有什么吩咐么?”

“太上皇有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另外,陛下让我把这个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