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震惊!穿成女配后我成为团宠

关灯
护眼

第十一章 遇到麻烦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末页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震惊!穿成女配后我成为团宠!

温暖几人一直沉默到学校。

因为高一高二是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温暖和周然一起走。

周然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温暖,靠上去,问:“我长的很吓人?”

温暖感觉他的靠近,紧张的令她的话语有点结巴。

“没…没有。”

周然冷笑:“我还以为是我长得吓人,让你这样的保持距离。”

温暖听见这话,感觉自己的行为确实有点不妥,毕竟人家还借了东西给自己。

温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啊,你那天在村口小店那里和那些人蹲在一起,让我有点害怕。”

周然对于这个答案实在意料之中。

想想也是,当时四五个在那里蹲着,他还盯着人家,不害怕才怪。

周然解释道:“他们都是这个学校的,而且他们也不会随便欺负人。”

当然,如果是别人惹过来了,那就不怪他们了。

温暖没听出这个的言外之意。只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他们了,心里内疚。

慢慢的,温暖也不抵触周然了,两人去教室的路上,比开始的距离近了。

两人在A栋教学楼分开。

温暖到达教室,发现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觉得很莫名其妙。

方洁在众人的示意下走过来,还没搭上温暖的肩就被躲开了。

方洁觉得有点尴尬,更多的是生气,觉得温暖没给她面子。

方洁:“温暖,听说你和校霸周然在一起了?果然啊,看到一个长得好看的就往上凑。”

温暖觉得这人好无聊,学生应该好好学习,而不是在这散播这些谣言。

温暖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自己桌面上的方洁,说:“让开,我要学习了,还有只有心里是龌龊的人,看其他人才是龌龊的。”

方洁觉得温暖在骂自己,实际上,只要她自己主要不关注这些事情,好好学习,不想那些龌龊的事情,就不是在骂她了。

“你.....”

“老师来了!”

她还没说完就被其他人打断了,见老师来了,只能先回座位了。

接下来这个星期,温暖从别人口中知道周然的事情。

上个星期四,隔壁学校的一个男生带着一群人在一个小巷子里堵他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偏偏那个学生是个乖乖女,那个男生又想和她谈恋爱,结果女生不肯。

结果想威胁那个女生,还拉拉扯扯的,被周然看见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女孩从他们手上救下来,并且送她回家,后来他们在这些小巷的地方看不见那些人的身影了。

而且,周然是转学生,刚好那个女生也是他们班的,所以就有这个校霸的称号了。

方洁在这一个星期一直想找温暖的麻烦,结果温阳和温晨基本上课间和空余时间都寸步不离。

所以她没找到机会。

正巧,她今天听到了温家两兄弟要搞卫生,让温暖放学等他们。

因为每个星期五都要大扫除,所以温暖为了不碍事,在校外等他们。

温暖没想到方洁居然找人把她拉到小巷子里。

“温暖,想不到你这么拽啊?”方洁居高临下的看着温暖,除了站在温暖背后的男的,还有两个站在方洁旁边。

温暖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很紧张,只希望二哥和哥哥赶紧打扫好卫生,并且发现她不见,她在路上留了一个香包做记号,这个香包和其他的不一样,很特别,是温晨送给他的。

温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便和方洁说:“没有的,我只是不爱说话。”

方洁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哈?你话少,在忽悠谁呢?刚开学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和我说话呢。还说一起针对姜桢呢。”

温暖没有之前的记忆,但是为了拖延时间只能硬着头皮说:“哈哈,忘记了,不好意思啊,你看,我来上学之前摔倒头了,所以身体不舒服,不是故意没理你的,也不是拽哈。”

方洁身边的混混男看着温暖穿着校服,因为刚才的行为,导致她整个人很凌乱,但是这样看上去更是别有风味。

混混男:“方洁,这个女的长得不错哦。”

方洁毕竟是跟他们混在一起的,哪能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鄙夷的看着温暖,一个坏的想法涌上心头。

方洁笑了。温暖看着她这个笑,再结合混混男的话,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脑海。

温暖慌张的后退,但是后面又有人挡着,颤抖的说:“方洁,不要,我们是同学啊,你不任由他们做这种事情。”

方洁看着眼前长得极美的一张脸,以前在她的小圈子里,很多人都夸她长得好看,可是,上了高中之后,她的朋友都夸温暖了,本来假意和她做朋友能够让她与温暖作比较,刚开始那个星期还是很有效果。

但是放了两天假回去之后回来,她变了,后来越来越多人拿她俩作比较了。

方洁狠毒的想:要是她不干净了,那就没人和她做比较了。

几人见方洁没阻拦,明白了她的意思。

温暖害怕地大声尖叫:“不要过来!不要....”

无人理睬,温暖闭上眼睛,就在要碰上温暖时,周然把后面的两个人搞定,站在温暖的前面。

温暖只听见了一阵打斗声,没感觉到有人碰自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眸的是周然高大的身影。

温暖顿时抱着周然的大腿,哭了出来。

周然脸色阴沉,犀利的眼光,对着那些混混说:“上次没打够吗?还想再来一次?”

那些混混就是上次围堵的那几个,也知道周然的身手,慌忙的走了,只留下方洁一个人在那里。

方洁也察觉了,也慌乱的逃了。

温暖哭着说:“我还以为我就要被......呜~”

周然不会安慰人,只能蹲下去,让温暖抱着他。

被周然抱进怀里,温暖一直哭。两手揪着周然的校服,脸埋进他的怀里。

周然察觉到这些动作,嘴上没说什么,但是眼里的情绪却表现出来他的现在的想法:女人的眼泪都这么发达的吗?一直流个不停。

上一章 目录 书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