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她的中二病

关灯
护眼

第33章 第33章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七读书 37ds.la,最快更新她的中二病!

后面几天,丛昕突然就忙得焦头烂额。

peter在文城转悠这么多天以后,和高层汇报说,想把手上的学生展放在文城本地的画廊,并且延期到四月。

他的理由是,文城是pace艺术大学在大中国区仅次于北京、上海的主要生源地,比之另外两个城市,这边的艺术氛围明显不足。

“ijustwantittostandout”他这么告诉丛昕。

既然他表达了这个意愿,那丛昕和陈子俊的画廊毫无疑问是他的第一选择。

面积,地段,格调,都和学生作品展的主题非常契合。

开业就是一个大单,陈子俊和丛昕都高兴得要命。

好巧不巧陈子俊这周去美国度假,将就每个人作息的话,具体的事宜,只能在北京时间晚上11点以后聊。这就造成丛昕白天上班,晚上谈业务,最后为了沟通方便,到了周五,丛昕干脆和peter在酒店见面,当然,为了避免孤男寡女瓜田李下,打死看不上peter这人的关亦良也来了。

“heyyobro!”peter一如既往的热情,关亦良同样一如既往的臭脸:“hey”

peter热情地邀请两位进屋,在套房外间的大餐桌上,他铺开他的方案。等了七八分钟,陈子俊也应邀上线。

几个人进入工作状态,关亦良在旁边点了昂贵的客房服务,一杯香槟下去,整个人更无聊了。

“昕昕,你们画廊都有什么啊?有适合我客栈挂的么?”关亦良见缝插针地插嘴。

丛昕知道他无聊,于是在手机上划拉划拉,说:“我们的catalog,发你你自己看。”

手机信号不给力,酒店wifi又半天登不上去,等了几分钟后,关亦良放弃了,说:“打不开,你手机拿我看吧。”

丛昕白他一眼,他指指自己,说:“注意态度,我,客户!”

丛昕还真就把手机给他了。

那头在开会,这头客户在选货,各忙各的,氛围还挺和谐。

忽然的,丛昕的手机就一串信息进来,关亦良把弹窗都消掉,但不知怎么手机有点卡,一不小心他就点了进去。

瞬间,他吓得鼻毛都竖起来了。

图片来自一个叫“jl”的微信号,想也不用想,他一看就知道是江力,因为,四张照片里,都能清晰看到江力的脸。

这几张照片之所以能给关亦良如此巨大的视觉冲击,是因为即使是缩略图,也能看出来,是典型的……床照。

画面中的女人极尽妖艳,在江力裸露的上身贴着摆了不同的角度,而江力自己,关亦良觉得,要么喝多了,要么睡着了,要么喝多了睡着了。

电光火石的十秒间,关亦良压住喉咙里的尖叫,他的第一反应是,小三示威了。

他知道丛昕和江力的进展,在深思熟虑二十秒后,他自作主张删掉了这一串照片。

关亦良偷瞄着丛昕想,这要是刚才没拿走她手机,被她自己看到,将会是什么场面。

在他的标准里,丛昕基本能算是处变不惊,理性大于感性的一类,但在江力和别的女人的床照面前,关亦良不认为她能保持理智和良好的判断力。

所以他删了。

他转发了一张最露骨的给自己,然后删掉了全部记录。

为她好,嗯。

因为担心还会有照片进来,关亦良继续装模作样看画册,还好,等了十来分钟,再没有奇怪的东西发过来,他默默把手机锁屏,然后放回丛昕旁边。

“我去打个电话啊。”关亦良招呼一声,默默退到房间外,走到安全通道,看到手机信号终于满格,他定了定神,拨通了金苗的电话。

“江力在哪?”关亦良开门见山,“他电话打不通。”

金苗应该是在牌桌上正忙着,他说:“没看见啊。”

“他今天回来么?”

“那我咋知道。”金苗敷衍道。

确实,关亦良观察,江力在慈母山的时间很少,找到金苗也不一定能找到他。

“他回来了你告诉我。”关亦良交代金苗。

金苗也没什么废话,只说了声,好的老板,便挂断了。

关亦良一等就等了一整夜。

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关亦良在沙发上醒来,看见丛昕躺在对面另一张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而他自己,身上只有自己的羽绒服。

“妈的。”关亦良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骂peter,还是骂打电话的人。

他看到丛昕在被子里鼓涌两下,接着就坐了起来。

“你来了?”丛昕揉揉眼睛,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你来了?”

关亦良猜出来对面应该是江力,他一动没动,偷偷在听。

“对,一会儿要去画廊……”不知道江力说了什么,丛昕赶忙说,“不不,没关系,你一起来。”

画廊那边,下午peter的人要进场,上午安排了要去清理场地。

“正好带你参观参观。”丛昕甜甜地说。

关亦良一边觉得她开开心心挺好,一边又始终回不过味儿,看丛昕这样子,那些照片肯定她是不知道,但关亦良没法装作没看见。

“喂,带谁参观,我也要去。”关亦良盖着羽绒服,只露出两个眼睛,“你不会想让我跟peter单独待在这吧。”

“好啊,十点画廊见。”丛昕挂了电话,轻松地对关亦良说。

……

丛昕和江力到画廊的时间是整十点。

周末优异的地面交通让她免于被关亦良言语教训,她还挺窃喜,走路都昂首挺胸了。

不过她不知道,关亦良的目标不是她,而是江力。

搬画入库,平整场地,丛昕一来先带江力逛了一圈,把最后要调整的地方一一指给他看,然后发了条围裙给他,心安理得地使唤他干活。

关亦良等了很久的机会,终于趁丛昕去仓库之际,来到江力的身边。

他冲江力打了个手势,妖声怪气地问:“江力你昨晚到哪儿逍遥快活去了?”

旁边江力正半跪在地上修补墙上的坑洞,闻言,他狐疑地看了关亦良一眼:“在公司。公司年会,有什么事么?”

“公司?呵,”听见仓库那边有动静,关亦良压低了声音:“你公司挺开放的嘛,先进的企业文化,嗯?”

“……”江力满脸的莫名其妙,“关老板,到底怎么了?”

“行。”关亦良撸了撸袖子,时刻注视着仓库门,“你还跟我装呢?你的床照发到昕昕手机上了你知道吗?”

江力不知道。

什么床照,又什么发到丛昕手机上,江力一无所知。

昨天是年会,年会过后,金爷请大家唱歌喝酒,他喝多了些,很早就睡着了,睡醒以后,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天还没完全亮就上了最早一班大巴。

什么床照,他起初根本不信,直到关亦良把那张照片发给他。

江力整个人都懵了。

“这你怎么解释?”

画面上妖艳的女人□□半露,一条大腿跨在江力腰上,脸贴着他的额头,姿势极为亲昵。

江力大吃一惊。

他张口结舌地看着关亦良,关亦良居高临下看着他。

沉默半天,他根本无从解释,他既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不知道这是谁拍的照片。

唯一可以肯定的,照片上是真实发生过的场景——早上他确实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一根红色的长发,和照片中的女人头发一样。

“装傻呢你。”关亦良咄咄逼人。

“我真的……不知道。”江力怔了半晌,说,“关老板,我需要时间查。”

关亦良观察着他每一个表情变化,打量了江力许久,关亦良有了自己的结论。

他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你那个环境,挺复杂的。那些有的没的,我不关心。”关亦良往丛昕那边看了一眼,“我只是觉得吧,她不应该承受这些。”

她那么投入于这段感情,如果不是关亦良恰好截下了这些照片,她该有多震惊,多难过。

关亦良看他的脸色,更觉得自己判断正确,他晃晃手机,松口道:“我是相信你的,就是,这种事,你怕是心里得有个数。”

昨天的年会,除了还在医院的齐思贤,几乎所有人都在。江力一时间理不清头绪,昨晚醉得那样快又那样狠,他甚至不记得,是谁把自己弄进房间。

这些照片到底什么目的?又为什么会发给丛昕?还是用他自己的手机?

更让他介怀的一点是,画面上那个房间,也是他今天凌晨醒来的房间,是属于金凡的。

当下,他不得不想到一种可能,这像是一种委婉的警告,就像齐思贤说的那样,救了他,江力功高震主,一不小心,就会后院起火。

想到这个“主”字,江力不自然地抿了抿嘴。

“幸好让我先看见了,”关亦良邀功似的语调,脸上却是严肃的神情,“我大刀阔斧大手一挥果断删了个干净——下次不会运气这么好了,你要真在乎她,你懂的。”

他这么一说,江力想起,自己手机上,也是删的干干净净的。

这样的事,断然不可以再发生。

“关老板,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她。”江力指丛昕。

“废话,我要告诉她我还搞这些事。”关亦良说。

在几个人还在画廊忙碌之际,纪卓然的宾利远远停在对面路边。

他独自一个人坐在车内,手上是新到的古巴雪茄,香气四溢,但久久没有被点燃。

看着落地玻璃里江力的身影晃动,他想了想,拨通了关亦良的电话。

看到江力把电话接过了,他淡淡开口:“你好,我是纪卓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